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三十九章 鬼怪

第三十九章 鬼怪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那個世界與他上一次離開時一模一樣,像是整個世界被固定在他離開時的那一刻,唯一不同的恐怕便是那口追殺他的仙劍。

    仙劍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蘇云一邊謹慎的打量四周,一邊飛速移動腳步,向曲伯尸身而去。

    他必須在那口仙劍感應到他之前,從曲伯尸身前的那幅仙圖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然后離開此地!

    他的時間極為短暫,必須爭字奪秒,不容耽擱!

    他飛一般來到曲伯的尸身前,向曲伯躬身一拜,隨即抬手,手掌印在那幅通明的仙圖之上!

    仙圖中頓時云開霧卷,他的內心被映照在這幅仙圖上!

    仙圖中,陽光傾灑,映照山川,忽然巍巍群山撲面而來,只見一白猿在山林間縱躍如飛。

    白猿止步于山頂,對著太陽呼吸吐納,那頭頂的陽光竟然被匯聚過來,形成一個尺許的火球,隨著白猿呼吸而起起落落。

    那白猿一邊呼吸,一邊活動筋骨,背后筋肉如鐵打的一般,他的肌肉數量,比人類多出了一倍有余!

    他后背上的筋也多了倍余,而且更加粗大!

    “白猿身軀雖強,但還是比不上真龍!”蘇云心道。

    那白猿的天劫突如其來,這天劫不是鱷龍或者全村吃飯的那種雷劫,而是雷火,一團團天火從空中滾落下來,向白猿轟去。

    ——之所以稱之為雷火,是因為火球來到白猿跟前便徑自炸開,爆發出爆炸般的雷音。

    而拳頭大小的雷火爆炸開來,火焰能席卷四周畝許地的范圍,極為驚人!

    那白猿在山頂對抗雷火天劫,他也在渡劫,也在蛻變,向金猿進化!

    他的身姿身法,正暗合仙猿養氣篇中的猿公訣!

    蘇云一邊看白猿渡劫,一邊對照猿公訣,先前不理解的,參悟不透的,統統豁然貫通,再無窒礙!

    這幾乎相當于一頭渡劫的白猿手把手教他如何修煉猿公訣,甚至比裘水鏡那等名師教的還要深刻許多!

    蘇云飛速參悟,那白猿對抗雷火的一招一式清晰分明,他甚至可以看到白猿的肌肉起伏運動,大筋的張合,甚至氣血流動的方式!

    尤其是氣血,與仙猿養氣篇的上篇相互對照,更是讓他收獲良多!

    猿公訣六招,第一招白猿掛樹,第二招古澗飛渡,第三招井中撈月,第四招老猿抱鐘,第五招擒捉心猿,第六招猿公彈劍。

    蘇云用這六招與上篇的心法相對照,再回憶適才看到白猿呼吸吐納,將日光化作火球的情形,不由得恍然大悟!

    仙猿養氣篇的上下兩篇,被他打通!

    “原來如此!”

    蘇云目光閃動,他跟隨野狐先生學了六年的舊圣經典,成就雖然不大,但是舊圣經典之所以難學,正是因為晦澀。

    他這六年來把舊圣經典學了個遍,一直沒有找到用處,但是接觸到外界的新圣絕學之后,卻發現理解新圣絕學變得無比簡單!

    他學習洪爐嬗變和仙猿養氣篇,上手極快!

    “猿公訣最為神妙的便是這最后一招,猿公彈劍!不知道這一招,能否對付得了那口仙劍?”

    蘇云剛剛想到這里,突然一道劍光出現在仙圖中!

    那劍光一閃而過,正在渡劫的那頭白猿做出猿公彈劍的姿態,叮的一聲彈在那口仙劍上。

    “擋住了?”蘇云又驚又喜。

    下一刻,白猿整整齊齊的裂成兩半。

    蘇云毛骨悚然,轉身狂奔。那驚鴻一瞥,白猿被劈開時,身體內部構造也出現在他腦海中。

    “這倒是格物致知的好機會,可以了解白猿的身體構造,以氣血模擬,壯大猿公訣的威力,但是那一劍太恐怖了!”

    他風馳電掣,奮力狂奔,沿著石橋向天門而去!

    鈴鈴鈴的聲音傳來,那是仙劍在長鳴,在破空,向他追殺而來!

    “這口劍的速度,好像比以前更快了!”

    蘇云被劍光壓迫得眼前看不到任何東西,索性閉上眼睛,他感應到仙劍的速度在提升,比上一次來到這里時更快,不由頭皮發麻。

    “蛟龍吟的招式變化,再加上猿公訣的力量,絕對可以逃出生天!”

    蘇云催動氣血,兩條大腿瞬間變得無比粗大,仿佛暴猿,曲蹲跳躍,疾行如飛。

    待來到斷橋處,少年縱身一躍,人在半空,由猿化作蛟龍,騰挪一縱,跳入天門!

    他的身后,仙劍一晃而逝!

    蘇云回歸身體,一抹額頭,額頭都是冷汗。

    篝火還在燃燒,只是火勢比剛才小了些。

    蘇云又添了些柴火,火光照著他的臉龐,少年想著剛才的遭遇心有余悸。

    “猿公彈劍也擋不住那一劍!那一劍的速度比上一次更快了!”

    蘇云定了定神,目光幽幽的看著篝火,擋不住那一劍,他便只能偷偷摸摸的進入天門,無法去探索那個世界到底有什么。

    那個世界,一定藏著不知多少秘密。

    更關鍵的是,下一次進入其中,仙劍的速度又會提升到什么程度?

    “曲伯的身體在那里,除了曲伯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人……”

    他晃了晃頭,把這種思緒排出頭腦,心道:“白猿進化為金猿需要渡雷火劫,鱷龍進化為蛟龍也需要渡雷劫。那么人會進化成什么?人若是進化到那種形態,又需要渡什么劫?”

    天門鎮的曲伯他們,是在尋找人進化的下一形態嗎?

    這些長輩渡劫了嗎?

    他思緒萬千,守著火堆,時不時添柴。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冷笑:“文圣公果然在這里藏了好吃的!”

    蘇云心中一驚,西廂門被一股陰風吹開,他身邊的篝火火焰頓時變成慘淡的綠色!

    少年被凍得連打幾個冷戰:“有妖邪之物進來了!”

    那篝火火焰向后飄搖,忽然火焰旋轉了起來,綠油油的火焰被拉得越來越高,似乎要把廂房的屋頂點燃了。

    只見篝火木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焚燒,即將化作灰燼!

    蘇云忙手忙腳,拼命把柴火往火堆里丟,唯恐篝火熄滅。

    然而新添的柴怎么也點不著!

    那綠色的火焰竟像是沒有溫度一般!

    從屋外吹來的陰風越來越急,眼看篝火便要燃盡,忽然只見西廂中明亮無比的電光閃過,刺目至極。

    伴隨電光的是咔嚓一聲雷音,接著篝火的火焰恢復正常顏色,適才蘇云添的木柴嗶嗶啵啵的燃燒起來。

    花狐、貍小凡等人被雷聲驚醒,四下看去,卻見四周如常,心中納悶。突然,文圣廟的院子中有重物落地的聲音傳來。

    蘇云起身,湊到窗邊,推開一條縫看去,只見文圣廟的院子里落下來一顆小山般的大腦袋,黝黑黝黑的,不知道從哪里掉下來的。

    花狐也湊過來,看到那頭顱,兩人對視一眼,均是駭然。

    蘇云安慰那些小狐貍,道:“沒事了沒事了,是雪把東墻壓倒了。”

    三只小狐妖不疑有他,又自沉沉睡去,狐不平發出咿呀咿呀的囈語聲,這小狐貍卷著身子抱著自己的尾巴,不知在做什么好夢。

    蘇云悄聲道:“二哥,干柴沒了,你先守著火,我去東廂里抱點柴火來。”

    “小心!”花狐鄭重道。

    蘇云悄悄起身拉開廂門,走了出去,花狐在他身后悄然無息的關上房門。

    文圣廟的院子里,那巨大的腦袋突然晃動一下,蘇云嚇了一跳,急忙停步。花狐趴在窗邊觀望,見狀一顆心險些提到嗓子眼里。

    那怪腦袋又動彈一下,卻沒有其他動作。

    蘇云小心翼翼,從一旁繞過去。

    忽然,他不經意間看到這廟墻之外有巨大的身影晃動,急忙抬頭看去,只見有高達十多丈的巨人,比文圣廟正殿還要高出許多,在廟外走來走去!

    那巨人仿佛被蒙上了眼睛,看不到四周,正伸出雙手四下里摸索。

    蘇云仔細看去,心中駭然,只見那巨人脖子上沒有腦袋!

    他在廟外走來走去,像是在四處摸自己的腦袋一般!

    蘇云愈發小心,悄然無息的向東廂走去,這時廟外探過來一只漆黑的手掌,沿著廟墻四處亂摸。

    眼看便要摸到蘇云,蘇云急忙打開東廂的門進入東廂,悄悄把廂門掩上。

    那只大手在門外摸索了片刻,又去摸其他地方,蘇云飛速抱起一捆柴,悄悄開門關門,沿著墻角向西廂走去。

    這時,那只大手從前面堵了過來,蘇云后面也有一只大手,前后夾擊。

    蘇云咬牙,一溜小跑來到那顆大腦袋邊。

    那顆從天上掉下來的大腦袋還在動彈,呼哧呼哧作響。

    他屏住呼吸,向西廂走去,只見西廂的火光漸漸微弱下來。

    蘇云急忙加快腳步,就在此時,那兩只大手終于摸索到院子中央,對著那顆大腦袋摸了摸,然后抓住大腦袋頭頂亂糟糟的頭發,將這顆腦袋提了起來。

    那腦袋原本是臉朝下砸在院子里,此刻被提起來,立刻像是撥浪鼓般左右甩動記下,這才睜開眼睛。

    那眼睛大得像澡盆一般,閃爍著綠油油的光。

    蘇云轉身,正好與這大腦袋面對面。

    蘇云不假思索,手掌在干柴一拍,兩根干柴飛出,蘇云屈指連彈,一招猿公彈劍,兩根干柴發出尖銳的破空聲,正中那大腦袋的兩只眼睛!

    那大腦袋發出痛苦的叫聲,外面的無頭身體一手拎著腦袋,一手在脖子上亂摸,似乎是在揉眼睛,只可惜脖子上沒有腦袋。

    蘇云立刻沖向西廂,花狐飛速開門。

    突然,廟宇外馬鳴聲喧嘩,馬匹頓足的聲音傳來。

    有人叫道:“叔父,前面有火光!殺了袁武的那幾個小兔崽子,一定藏身在那里!”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