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

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擔柴人的“心”字脫口而出,蘇云向后踢出的腳已經收回,同時右手迎著另一個羊角怪人的劍向前拂去。

    他的五指在空中躍動,仿佛變成了一條條蛟龍。

    他的右手一根根指頭在小小的空間中騰挪搏擊,當真是活靈活現,連續打擊在另一個羊角怪人的劍脊上,發出一串叮叮的暴擊聲。

    龍戰于野!

    這一招倘若完整的施展起來,需要整個人的身體無比協調,宛如鱷龍在曠野中與另一條鱷龍搏殺,是鱷龍吟的六個招式中攻擊手段最多的招式。

    蘇云從鱷龍吟中提煉出三十六散手,又將鱷龍吟化作威力更強的蛟龍吟,他的每根指頭施展的竟然都是龍戰于野的散手!

    散手不需要施展完整的招式,也無需調動全身肌肉,因此施展速度更快!

    連續五記散手,打得那羊角怪人手中的劍脫手而出。

    那口寶劍叮的一聲插在山崖上,劍刃沒入山崖大半,劍柄嗡嗡顫動不休。

    那羊角怪人寶劍脫手,虎口炸裂,低頭以羊角撞來。

    蘇云雙手扣住他的羊角,幾乎是不假思索便騰空施展出蛟龍翻滾!

    蛟龍翻滾比鱷龍翻滾還要兇險,轉速還要快猛,那羊角怪人雙足站在地上,身體不受控制隨之旋轉,第三圈的時候,他的脖子七根頸骨便已經被扭得脫落,待到蘇云落地時,他的脖子早已被扭斷!

    散手變化莫測,但完整的招式威力更強!

    蘇云雙足穩穩落在窄窄的石橋上,后方,擔柴人揮舞長刀將那些被蘇云踢飛的干柴掃飛,他看到眼前這一幕,心中一片冰涼。

    這短短一瞬,兔起鶻落之間,他的兩個兄弟便一死一傷,一個被扭斷了胳膊,長刀掉在地上,一個被扭斷了脖子,尸體正在從橋上滑落。

    終于,那羊角怪人的尸體無力的墜入深淵。

    擔柴人睚眥欲裂,厲喝一聲,全力催動氣血,長刀表面赫然浮現出赤紅色的鋒芒,那是他的氣血從體內溢出,在兵器上加了一層氣血之刃!

    加持在刀上,稱之為刀芒,加持在劍上,稱之為劍芒!

    能夠做到這一步的,都是修成第三種成就的人,做到了氣血顯化!

    他剛剛將氣血提升到巔峰,蘇云便已經邁步殺來,短短幾步給他蛟龍盤繞在石橋上,旋轉著身軀向他撲來的錯覺!

    蘇云的腿腳中有氣血溢出,化作龍爪,龍爪隨著他的腳步扣在橋面上,扎入石橋之中,讓他在石橋上得以暢行無阻!

    擔柴人之所以有蘇云化作蛟龍盤繞在石橋上的錯覺,正是因為蘇云并非是沿著直線向他奔來,而是時而走在石橋左側,身體平行于地面,時而走到石橋右側,又時而頭下腳上站在橋下!

    這種詭異莫測的身法,讓他不知蘇云會從那個方向進攻,迫不得已持刀一退再退!

    就在此時,蘇云從橋下后退,出現在那斷臂羊角怪人身后。

    “小心!”

    擔柴人這話剛剛出口,那斷臂羊角怪人已經被蘇云兩記蛟龍吟散手打斷另一條手臂,丟下石橋。

    石橋下傳來一聲長長的慘叫,過了片刻才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

    蘇云彎腰撿起橋面上的長刀,屈指輕彈,刀鳴清越。

    這口刀是斷臂羊角怪人手中的那口,被他震落在地,長刀被他以蛟龍翻滾扭曲成麻花。

    但隨著蘇云屈指一彈,勁力貫通刀身,被扭成麻花的刀身頓時唰唰舒展開來,恢復如初。

    擔柴人怒吼,舞刀沖來,厲聲道:“狹路相逢,勇者勝!這窄橋之上,方寸之地,你我之間,只有一個人能活著離開!”

    他氣勢猛烈,氣血在身后形成撲擊的火鳥形態。

    這等生死搏殺的氣勢,堪稱慘烈!

    蘇云持刀靜靜站在橋頭上,腦海中不由又浮現出那口仙劍飛來的異象。

    他抖了抖手中長刀,以刀為劍,一劍刺出。

    這一劍從擔柴人密集的刀光中長驅直入,沒有遇到任何抵擋,嗤的一聲刺入擔柴人咽喉。

    擔柴人刀法精湛,但根本沒有觸及到他這一劍分毫,被這一劍貫穿咽喉,眼中不由露出茫然之色。

    咚。

    他的尸體倒下,同時石橋輕輕震動,橋頭落到對岸。

    從石橋向對岸沉下,到石橋落到對岸,長短不過幾次呼吸的時間,這短短時間,橋上短兵相接,生死立分。

    從蘇云邁步引誘三人主動攻擊暴露身份,到三人相繼殞命,其實只發生在橋起橋落的短短時間而已。

    “還是沒人能夠接下這一劍……”

    蘇云臉色黯然,暗嘆一聲,轉身拔出長刀,用力向下一摜。

    長刀插在對岸最后一個羊角怪人的腳邊,刀柄嗡嗡晃動。

    那羊角怪人一動也不敢動。

    蘇云邁步從石橋上走下,來到他的面前,與他隔著那口長刀。

    少年抬起右手放在鼻翼下嗅了嗅,微微蹙眉,他嗅到一絲血腥味,顯然剛才有血濺到自己的手上。

    那是一滴血珠,晶瑩,泛著紅寶石的顏色,落在他的手背上。

    蘇云伸出手,抓住那羊角怪人的衣領往這邊拎了拎。

    羊角怪人面色惶恐,不敢動彈。

    蘇云用力在羊角怪人的衣服上擦了擦手,抹去手上的血跡,這才將他放開。

    “我是個瞎子,我不想回去之后鎮上的人看到我身上有血,他們會擔心的。”

    蘇云不緊不慢道:“我還是個小孩子,我一直很努力的做個正常的少年,最低是別人眼中的正常少年。你們是城里來的?”

    那羊角怪人額頭遍布冷汗,連忙點頭。

    他忽然醒悟蘇云看不見,連忙道:“是!我們來自朔方城。其實我們也是出身自天市垣的,幾年前去了城里謀生,剛開始在官學里求學,學了點本事……”

    “難怪。”

    蘇云恍然大悟:“你們的功法和招式運用都很粗淺,顯然是因為你們輟學太早,沒有經過名師指導,不知道功和法的運用之妙。請你們來殺我的,是童家的人?”

    那羊角怪人賠笑道:“是童家的。”

    “給了你們多少錢?”蘇云問道。

    “一百五銖錢,是定金,事成之后再給二百。”

    “拿來。”

    那羊角怪人取出一個錢袋子,蘇云接過來數了數。

    “多了。”

    他取出十幾枚五銖錢,還給羊角怪人:“童家用這些錢收買你們殺我,錢歸我了,這是公道,不算我搶劫你們的。多的錢我不要。剩下的二百五銖錢,我會自己登門拜訪童家,親自討要。”

    他收起錢袋,向天門鎮方向走去。

    那羊角怪人呆了呆,死死攥著掌心里的五銖錢,突然高聲道:“你是如何識破我們的?”

    蘇云腳步不停,聲音傳來:“天平橋東邊沒有李家莊,也沒有姓李的。天平橋我來過多次,知道這座橋需要多少人才能壓下橋頭。我走到橋中央時便知道橋上不止兩人。”

    他聲音漸遠:“更關鍵的是,我看東西不需要眼睛。你們隱藏雖好,但氣血還在流動,而且學的是一種功法,因此我能察覺到你們,識破你們。你們的破綻太多了。”

    “破綻太多了?”

    羊角怪人喃喃道:“從前,我們可從未失手過,現在卻在短短時間折了三個好手……這個小瞎子,真是個瞎子嗎?他還是個小孩子……怪物!他是怪物!”

    宅豬:周一,嗯,又是饞你們的身子……呸呸,是饞你們的票票日子。有推薦票都丟給臨淵行吧!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