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

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荒集鎮附近村落的村民很多都認得蘇云,因為蘇云實在太特殊了,這方圓百里,恐怕只有他一個是真正的人類,不能不引起他們的關注。

    無人區是個妖魔鬼怪橫行的地方,危險多多,其中不乏有對蘇云動歪心思的妖物。

    但天門鎮的威名,讓妖物們有所顧忌。

    天門鎮,是無人區的禁忌之一,造成六年前另一個世界降臨的元兇!

    那些家伙變成了鬼神之后,也還是無人區的巨頭。

    無人區的形成并非全部因為天門鎮,無人區的歷史其實要比天門鎮久遠得多,其形成早期甚至可以追溯到天市垣的出現。

    只是無人區原本沒有現在這么大,天門鎮搗鼓出六年前的那場天外世界降臨事件,導致了無人區的擴張。

    天門鎮和六年前的天外世界事件,本身只是天市垣的怪事之一,天門鎮也只是為了研究天市垣的怪事而聚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高手。

    天市垣才是最神秘的。

    經歷了天外世界降臨事件的妖物們,對天門鎮的居民很是忌憚,不過無人區也有不把天門鎮放在眼里的老妖怪。

    好在老妖怪們居住的地方往往是無人區的核心地帶,很少來天門鎮、荒集鎮這種地方。

    花狐和三只小狐貍跟在蘇云屁股后面,在荒集上轉來轉去,無人區買賣東西都是用青虹幣。

    青虹幣出自北海中的青虹蟹身上,這種螃蟹的背上有一抹青色彩虹狀的圖案,吃掉青虹蟹后,把蟹殼敲碎,便可以取下一塊青虹幣。

    這種青虹幣據說是海里的金屬,可以煉制寶物。

    荒集鎮有“人”專門收集青虹幣,傳聞就是拿到城里賣給城里人,換五銖錢。

    這些年有不少妖物進城謀生,把五銖錢也帶了過來,荒集上漸漸有妖怪用五銖錢交易了。

    “小云,能給我兩塊青虹幣嗎?”

    花狐想了想,道:“我想買點東西。”

    蘇云從簍子里拎出兩只捆好的大螃蟹,那兩只螃蟹沉甸甸的,蟹殼上有一抹青虹。

    他因為眼睛不便,又沒有賺錢的營生,因此只好等大潮的時候在海邊下地籠,用海貨去集市上以物易物,換些生活必需品。

    附近的“人”很少有會趕海的,因為海里面有比他們還要恐怖的怪物,時常會上岸覓食。

    蘇云熟悉潮水,能夠精準的計算漲潮退潮,又會下地籠,因此才能賣些海貨度日。

    不過青虹蟹很難抓,這種東西的鉗子鋒利無比,力大無窮,能輕易夾斷手指頭,危險得很,蘇云只能用地籠做陷阱,逢大潮的時候才能抓幾只。

    花狐提著兩只青虹蟹來到荒集的一個攤位前,把兩只青虹蟹放在攤位上,兩只青虹蟹還是活的,嘴里啵啵的吐著氣泡。

    擺攤的是眉須發白的老狗,穿著衣裳坐在那里閉目凝神。

    “茍大爺,我想學變身術。”花狐道。

    那老狗身上穿貂,偷偷張開一只眼瞥了花狐一眼,又閉上眼睛,慢條斯理道:“原來是胡丘村的小崽子。變身之術乃我妖族不傳之秘,但是誰讓我與野狐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呢?變身術我當然會賣給你。雖說我與野狐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但變身之術乃我妖族不傳之秘,所以錢還是要收的。”

    他拎起兩只青虹蟹,站起身來,搖了搖尾巴:“隨我來。”

    花狐喚來三只小狐貍,老狗皺眉,停下腳步:“花家的老二,你進城倒也罷了,你十四歲了,但他們也要進城?他們年紀太小!”

    花狐道:“茍大爺,胡丘村只剩下我們四個了,我離開后便沒有人照顧他們了。”

    那老狗嘆了口氣,搖頭道:“所以茍在鄉下不好嗎?為何非得進城送死?”

    花狐沉默片刻,道:“我們要為先生報仇!”

    那老狗沉默下來,邁步離開,道:“婆子,幫我看一下攤!學變身術,需要兩三天時間,你們若是有事,那便盡快去交代。”

    花狐連忙去尋蘇云,道:“我和小凡他們要留在荒集鎮兩三天時間,小云你一個人回去一定要當心。”

    蘇云笑道:“這條路我來往不知多少遍了,無需擔心我。”

    花狐離去。

    蘇云又在荒集上逛了片刻,沒有花狐他們在的確不太方便,他看不到攤主出售的東西。

    蘇云興致闌珊,獨自原路返回,這時候下集市還有些早,他來到天平橋時,橋上無人,少年背著簍子來到橋上,靜靜等候。

    僅憑他的重量無法過橋,須得再來幾個人才行。

    等了片刻,只聽一個聲音傳來:“等一等!等一等!我也要過橋!”

    蘇云聽到腳步聲奔近,一人來到橋上,站在他不遠處。蘇云面帶笑容,含笑點頭示意,那人看到他,聲音帶著驚訝,道:“你是天門鎮的那個小哥兒嗎?”

    蘇云好奇道:“兄臺認識我?我聽你的聲音卻很陌生。”

    那人應該年紀不大,聲音中有著剛剛變聲之后的渾厚,笑道:“你現在是名人了,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聽聞你殺了幾個城里人,又在蛇澗那里躲過城里的儒士的神通,厲害非常。”

    蘇云輕輕皺眉。

    “我曾經遠遠看到過你,只是沒有和你接觸過,你沒有見過我也是正常。我剛從集市上買擔柴回來。”

    擔柴人道:“我叫李雁陣,李家莊的。”

    這時,橋對岸有人叫道:“你們別磨磨蹭蹭,趕緊過橋,我這邊還等著過橋哩!”

    蘇云耳朵動了動:“對岸等著過橋的兄臺聲音也是有些陌生。兄臺,我們人手不夠,無法過橋!”

    對岸那人氣道:“你們都拎著東西,一個人有兩個人重,趕緊過來,不要耽誤我趕集!”

    李雁陣笑道:“這漢子說得有理。試試吧,能過去便過去,不能過去再回來多等幾個人。”

    蘇云走在前面,李雁陣催促道:“走快點。”

    蘇云微笑道:“我是個瞎子,走不快。不如你在前面?”

    李雁陣搖頭:“我擔著柴,橋這么窄,怎么到你前頭去?快走快走。”

    蘇云向前走去,不知不覺間走到了橋中央,他又向前走了幾步,這時橋面微微晃動,即將向對岸沉下。

    蘇云揚了揚眉毛:“李兄,橋上莫非有其他人?”

    他的前方,兩個羊角人身的怪人一個低著身子,手持長刀,一個站在后面,持劍蓄勢待發。

    兩個怪人屏氣凝神,額頭冒出一滴滴汗珠,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甚至連他們的呼吸也輕微得無法察覺。

    他們手中的刀劍指向蘇云,劍尖和刀尖紋絲不動。蘇云只差幾步的距離,便會自動撞到劍尖上!

    “哪里有人?”

    蘇云身后,擔柴人不悅道:“你這瞎子,磨磨蹭蹭的。快點走!”

    橋對面也有人叫道:“快點過來,我還得過橋趕集!”

    蘇云看不到的是,橋對面那人也是羊角人身的怪人,他背后的擔柴人也是頭生羊角!

    蘇云面帶笑容,向他們陪個不是,抬腳繼續慢吞吞的向前走。

    擔柴人目光閃爍,右手緩緩的從柴堆里抽出一口長刀。

    他的力量極大,左手緩緩托起柴擔子,彎下身子,把柴擔子悄然無息的放在橋面上。

    天平橋的石橋很窄,一步多寬,勉強容下柴擔子。

    擔柴人眼睛死死盯著蘇云的后背,呼吸稍微有些急促,他緩緩直起腰身,就在此時,他忽然看到蘇云的皮膚下有蛟龍在游動!

    現在是秋天,蘇云身上添了幾件衣裳,只能從他的后頸處和腳踝處看到他的皮膚。

    蛟龍的利爪和頭顱擔柴人不會認錯,窺一斑而知全豹,僅從只鱗片爪,他便可以“看出”此時蘇云的氣血運行勢必無比劇烈!

    其人的氣血,劇烈到顯形,化作蛟龍,從其心窩流出,蛟龍在皮膚表面蜿蜒游動,遍布周身,形成強大的力量!

    在短時間內,蘇云的肺臟能夠呼吸的空氣是平時的數倍!

    他的心臟壓縮力量也是平時的數倍,讓血液奔流速度大大提升!

    他的全身六百余塊肌肉已經做好了準備,每一條肌肉的收縮舒展,都會提供高達數倍的爆發力!

    他的力量倘若爆發出來,勢必像火藥爆炸一般驚人!

    “小心!”

    擔柴人大吼,然而他的“小”字剛剛出口,蘇云已經一步跨出,身體只差一點便插在前方的刀劍之上。

    氣機感應之下,前方那兩個羊角怪人不由自主爆發,長刀和長劍向前刺出!

    就在他們刺出刀劍的同時,蘇云已經后退,像是未卜先知般避開刀劍,后退之時他已經施展出半招蛟龍擺尾,一腳向后掃出!

    嘭!

    那擔柴炸開,阻擋住擔柴人的視線!

    “心!”

    擔柴人起身的同時,第二個字吼出,蘇云的左手向前探出,氣血嗤嗤作響溢出體外,在手掌四周形成蛟龍大口的形態!

    只聽叮的一聲,持刀的羊角怪人的長刀被蘇云左手扣住,鋒利的刀刃竟然未能傷到他手掌分毫。

    “哤咕!”

    龍吟聲突然傳來,蘇云左臂旋轉扭曲,那口長刀叮叮叮作響,被扭成麻花,那個羊角怪人臉上露出駭然之色,看到自己持刀的手臂也被扭曲成麻花!

    他的腕骨關節傳來啪啪的聲音,筋膜撕裂,隨即小臂屈肌、伸肌、短肌、指肌等肌肉群旋轉扭曲,臂骨也隨之旋轉,將這股入侵的力量送到上臂。

    咔嚓!

    他的肩胛骨脫臼,持刀的手臂扭曲成油鍋里翻滾的麻花,他甚至還看到自己手臂上劇烈跳動的肌肉,以及炸開的血管!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