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

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蘇云腦海中黃鐘依舊如尋常一般旋轉,而腦中的地理圖也在不斷變化方位,忽然他精神一振,沉聲道:“找到了!我們繼續走!”

    就在這時,他的耳中一片嗡鳴,刺痛感像是針一樣扎入他的腦海!

    嗡鳴聲響了片刻,這才消失,而這短暫的刺痛已經讓蘇云全身上下都是冷汗,衣衫被汗水濕透。

    他張了張嘴,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四周只有純粹的寧靜,完全沒有任何聲音!

    “從葬龍陵中傳來的強大氣息,壓迫我們的氣血,先是剝奪了我們的視覺,現在又剝奪了我們的聽覺!”

    蘇云定了定神:“下面剝奪的恐怕便是我們的觸覺,味覺,嗅覺和知覺。倘若六覺被剝奪……”

    他猛地咬破嘴唇,嘴里的血帶著腥味和甜味,疼痛告訴他,他的味覺、觸覺、嗅覺和知覺都還在。

    “花二哥他們感覺到有人在撫摸他們的后腦勺,這是氣血壓迫觸覺造成的錯覺,并非是有什么鬼怪在黑暗中摸我們!”

    蘇云取出神仙索,飛速把花狐捆了起來,心道:“我的黃鐘絕對沒有出錯,現在太陽還未落山!我們還有時間可以走出去!”

    花狐掙扎一下,蘇云焦急的比劃一番,花狐這才放棄掙扎。

    蘇云又把青丘月捆了起來,青丘月沒有掙扎,她的觸覺已經喪失了,感覺不到自己被捆起來。

    沒有了觸覺,沒有了聽覺,沒有視覺,她便任人擺布。

    “我們之所以會出現被觸摸的幻覺,是從葬龍陵中涌出的氣息壓迫我們的神經,開始阻斷我們的觸覺。”

    蘇云也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撫摸自己,他的觸感似乎越來越敏銳,然而這只是觸感的錯覺,他的觸感也在慢慢喪失。

    他額頭冒出更多的冷汗,四下里摸索,摸索到一件東西,勉強辨認出是貍小凡。

    他將貍小凡捆起,這時,他的觸覺也喪失了。

    “狐不平!”

    蘇云張嘴吶喊,聽不到任何聲音,他四下摸索,卻感受不到任何東西!

    “氣血!對,我還可以感受到不平的氣血!”

    蘇云拼命催動洪爐嬗變,竭力鼓蕩自己的氣血,用心去感應四周,終于,黑暗中一個個身影出現在他的感應“視野”中。

    蘇云尋到狐不平,伸手抓去,卻感覺不到自己是否抓到狐不平。

    他只能憑借捆綁的經驗,以及對氣血的感應,把狐不平捆起來。

    做完這一切,他又將四只狐妖捆在自己的背后,這才繼續向前走去。

    “我已經感覺不到自己的腿了,也感覺不到手,嘴巴里的血腥味也越來越淡了。”

    蘇云舔了舔嘴唇上的傷口,他已經找不到自己咬破的位置了。

    他的味覺、嗅覺,已經被氣血壓迫得完全喪失了。

    五覺喪失,他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具尸體,行走在純粹的未知中。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上坡還是在下坡,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經走在山崖邊緣,或是自己是否正在走入魔怪的口中!

    “我必須要在知覺喪失之前走出葬龍陵,否則知覺喪失,那就全完了。”

    蘇云已經感受不到自己的身體,知覺正在慢慢喪失,他只能在黃鐘的旋轉中,機械的邁開腿腳,按照自己腦中的地理圖,不斷的前行,回到斷崖上。

    這是無邊的黑暗,只有他腦海中的黃鐘和地理圖還亮著,只有他對花狐等狐妖的氣息感應,告訴他,他們還活著。

    蘇云繼續前行,過了不知多久,他腦海中花狐等人的氣血消失。

    他的知覺越來越微小了。

    蘇云繼續前行:“還有時間,天還沒有黑,不管那異物是什么,天還亮著,它便不能出來!”

    他憑借著最后的意志意識,告訴自己的身體應該往前走,他雖然感覺不到自己的腿腳,但是相信自己的身體會在這種意識意志的控制下繼續前行。

    過了良久,蘇云停下腳步,他腦海中的黃鐘和地理圖告訴他,前方就是懸崖!

    他已經走出了葬龍陵!

    “為什么?”

    蘇云陷入惶恐之中,內心被巨大的恐懼完全擊垮,他像是又變成了那個發現自己被關在小小的“房子”里的孩童:“我走出了葬龍陵,為什么五覺還是喪失了?難道我其實一直都沒有動彈過?難道我還在葬龍陵中?”

    他幾乎崩潰,支撐他的最后的意志意識在瓦解。

    就在此時,花狐等人的氣血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

    蘇云怔了怔,接著他感覺到了嘴巴里的血腥味,嘴唇的疼痛傳來,身體在緩緩恢復感知,耳中也漸漸沒有了純粹的寧靜,他隱約聽到了牛家莊辦喪的喇叭聲,吹的正是百鳥朝鳳。

    他感受到背后的重量,感受到自己的腿腳。

    他心中的恐懼變成了熱淚,從眼眶中噴涌而出,溫熱的淚水打濕了臉頰。

    他顫抖著探出自己的左腳,向前試探,前方一片空空。

    那里正是懸崖,與他腦海中的地理圖一般無差!

    蘇云站在懸崖邊,滿臉淚水,卻哈哈大笑。

    他背上的花狐等人被他的笑聲驚醒,他們的六覺恢復,這才看到蘇云把他們捆綁結實,背著他們站在懸崖邊,下方便是深淵。

    再向前一步,他們便會被摔得粉身碎骨!

    四只狐妖不敢動彈一下。

    突然,蘇云邁開腳步,沿著懸崖深淵邊緣前行,花狐等人驚恐萬分,狐不平更是發出刺耳的尖叫,這次沒有人堵住他的嘴巴了。

    然而蘇云的腳步卻始終穩如泰山,他距離深淵始終只有一步之遙。

    臨淵而行,如履平地。

    不知不覺間,他的心性又自穩重一分。

    他來回走了兩遍,這才停下腳步,將背上四只狐貍放下,解開神仙索。

    四只狐妖身軀酸軟無力,躺在山崖邊呼呼喘著粗氣。

    夕陽最后一抹光輝灑了下來,灑落到少年的臉上,暖暖的,驅散了葬龍陵的寒意。

    天色黑了,太陽落山。

    夜晚到來了。

    葬龍陵中傳來悠揚的龍吟,清越,漫長,聲音中似乎藏著歲月漫長的孤獨感,令人不覺愴然。

    龍吟聲讓人恍惚間仿佛看到真龍獨自游弋在星空之中,跨越漫漫無盡的旅途,從一個星球前往另一個星球,尋找自己的伴侶。

    蘇云正欲拋出神仙索離開此地,聽到龍吟,不由微微一怔:“這聲音……二哥,山谷里是龍的靈嗎?”

    花狐起身,向山谷中看去,暮色未晚,只見有青色的神龍散發著幽暗的光芒在空中飛行,圍繞著自己的墓穴緩慢飛舞,穿梭于樹林之間。

    那龍靈一邊飛行,一邊長吟,似乎在述說著跨越漫漫星空的寂寞。

    “是那只龍鬼。”

    花狐咬牙道:“剛才應該就是這個東西,壓迫得我們喪失了六覺,差點死在葬龍陵。”

    “這就奇怪了。”

    蘇云皺眉,面色怪異,喃喃道:“倘若龍靈還在山谷中,那么全村吃飯焦叔傲,他帶走的是誰?”

    花狐醒悟過來,瞪大眼睛,張著嘴巴。

    其他三只小狐貍各自爬起來,均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驚駭之色。

    是啊,焦叔傲帶走的是誰?

    神龍的龍靈還在山谷中,徘徊在自己的尸骨旁,那么焦叔傲身邊那個沙沙的聲音肯定不是龍的性靈。

    這山谷中,除了神龍的性靈便只有另一個東西了!

    “與神龍一起墜落的那個異物!”

    狐不平脫口而出,叫道:“全村吃飯以為自己帶走的是龍靈,殊不知他帶走的是那個異物!”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