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二十五章 抬頭看天,不是罪過

第二十五章 抬頭看天,不是罪過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剛才還繁華熱鬧的天門鎮,眨眼間便變成了一片墳場,花傘女子四下看去,但見荒墳寂寂,除此之外還有一座破破爛爛的天門和一棟宅院,蘇云的宅院!

    這才是真正的天門鎮!

    天門鎮,早就毀在六年前的那場災變之中!

    后來東都的使者到來,調查那場災變的起因,他們為天門鎮的死難者建了一個個墳冢。

    “你比不上那個叫裘水鏡的。”

    曲伯的聲音傳來:“裘水鏡看出了天門鎮的假象,他一聲大笑破開假象,讓陽光可以照射進來。而你,卻什么也沒有看出來。”

    花傘女子站在這片荒涼的墳地之中,心底著實發毛,聞言轉過頭向那座門戶看去,只見天門上已經沒有了曲伯的蹤影。

    “童家的人,不是被嚇大的!”

    花傘女子為自己壯膽,抖了抖花傘,但見一只只畢方神鳥從傘中飛出,圍繞她盤旋飛舞。

    她繼續向蘇云的宅院走去,腿腳有些顫抖,兩旁就是天門鎮居民的墳冢,座座荒墳悄然無聲,不能不讓她恐懼。

    她暗中提防,心中默默道:“就算是鬼神,實力也大不如生前!我童家乃是世家,家學和官學都精妙得很……”

    終于,她來到了蘇云的宅院前,這里是唯一有陽光的地方,也是唯一人住的地方。

    花傘女子伸出手去推柴門,就在此時,她不經意間看到自己的手竟然不知何時血肉蛻去,變成了白骨!

    她的五指上連皮膚和指甲也沒有留下半點,血肉像是被螞蟻群啃得一干二凈!

    她驚叫一聲,丟掉花傘,抬起另一只手掌,也是白骨!

    她掀開衣袖,手臂也是如此。

    女子急忙撫摸自己的臉,臉上血肉全無,她的指骨甚至戳到了自己的眼眶里,而眼眶里什么都沒有!

    “這鬼地方……”

    她發出一聲哀嘆,忽然白骨佳人嘩啦一聲碎去,骨骼碎成齏粉,衣裳隨之落地。

    一股陰風吹過,她的衣裳像是化作灰燼的紙,隨風飄散。

    她的花傘,還有空中飛翔的畢方神鳥,也化作點點光斑消失不見。

    隨著這股陰風吹拂,一座座荒墳再度消失,破碎的磚瓦紛紛飄起,斷掉的柱子和房梁重組,倒塌的房屋重構,天門鎮的座座建筑煥然一新,街道上人們來來往往,過著一如尋常的生活。

    這個北海邊的小鎮,好像依舊存在于世間。

    然而北海的風從海面上吹過來時,天門鎮便像是霧氣中的海市蜃樓隨著海風抖動,像是要被風兒吹走吹散一般。

    天門鎮中的鎮民也像是畫中人隨風抖動,給人以極不真實的感覺。

    蘇云和四只小狐貍對天門鎮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他們起床之后便已經是中午了,花狐和狐不平去捉了幾只野雞回來,青丘月和貍小凡去了牛家莊的菜園子偷了些菜。

    那些牛妖喜歡種菜。

    蘇云在家做飯,用粗鹽把幾只野雞焗成金黃色,又取下曬干的海魚紅燒,悶上茄子,蒸上米飯,又把他們偷來的青菜炒了,一人四狐坐下吃飯。

    “家里醬油沒了,要去集市上買一些。”

    蘇云一邊吃飯,一邊道:“前幾天與學哥打架弄破了衣裳,也須得買幾件粗布衣裳。還有二哥,你們今后要進城的話,也須得買幾件衣裳。”

    飯桌上花狐沒有說話,默默的啃著鹽焗雞。狐不平卻忍不住,仰頭道:“小云哥,為什么一定要進城?不進城不行嗎?”

    “不行。”

    蘇云面色微沉:“進城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學到更好的功法。”

    狐不平不解道:“可是,我們在鄉下也可以活得很好。這里有吃有喝,有伙伴,我們可以在這里活下去。為什么要進城?進城之后,我們還能像現在這樣無拘無束嗎?”

    青丘月和貍小凡也不再吃雞,默默的看著蘇云。

    蘇云放下碗筷,沉默了片刻,道:“然后像野狐先生那樣死掉嗎?像胡丘村那樣,被悄然無息的抹除,卻連自己的仇人是誰也不知道嗎?還是說像全村吃飯那樣,千辛萬苦修成蛟龍卻要被人捉去當成坐騎?”

    他澀然道:“還是說你們想與我一樣,僅僅因為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就因此而瞎掉?”

    狐不平張了張嘴,不再說話。

    “我想學到更多的東西,我想掌握自己的命運,我想往上爬,讓自己活得更好,讓親友活得更好。”

    蘇云抿了抿薄薄的嘴唇:“我不想像野狐先生那樣死掉,也不想與胡丘村一樣,被人隨便用一個名頭就可以抹除。我不想將來我的子孫后代與我一樣過這種生活!抬頭看天,不是罪過!”

    “我想為自己、為天門鎮、為野狐先生和胡丘村,討回公道,我不想平庸一生!”

    他雖然看不見,卻準確的夾起一塊海魚放在自己的碗里:“而想要做到這些,便必須去城里,必須求學,學到更多的本事,學到更好的本事!”

    “小云說得對。”

    花狐放下啃了大半的鹽焗雞,沉聲道:“我們隨你一起進城。不進城,怎么為胡丘村報仇?”

    貍小凡啃著雞爪,甕聲甕氣道:“我跟著小云哥,小云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對了,你們說墮龍谷里真的有龍嗎?變成鬼的龍?好想去看看……小云哥如果去的話,我也去……”

    狐不平眼珠子轉動:“我也一樣。”

    青丘月認真的對付自己面前的那只雞,豎起尾巴晃了晃,表示同意。

    “那么,我們要去葬龍陵看看嗎?”狐不平興奮道。

    蘇云想了想,道:“翻過斷崖后面的山就是葬龍陵,葬龍陵后面是墮龍谷。別的都好說,惟獨斷崖根本攀登不上去,只有鳥兒才能飛過去。不過我們有這根繩索,倒是可以翻越斷崖……”

    四只狐貍眼睛亮了起來。

    不久之后,蘇云和四只狐貍又經過了臨邑村,臨邑村因為蛇澗一戰傷亡慘重,這次沒有再嘲弄他們,不少狍鸮躲在樹屋里療傷。

    到了臨邑村外,他們折向,又走了幾里山路,這才來到牛家莊,遠遠便見一頭老黑牛屁股著地,一條前足壓著草,送到鍘刀下,另一條前足抬起鍘刀,為自己鍘草吃。

    牛家莊里,有十幾家門前挑著白幡,正在辦喪,一群身姿曼妙的貓妖搭了戲臺子,鼓起腮幫在臺上喇叭嗩吶的吹了一宿。

    幾頭牛妖在臺下起哄,要聽百鳥朝鳳。

    “怕你不成?姑奶奶能從你出生吹到你全家出殯!”為首的貓妖大姐很是硬氣。

    牛家莊的“人”脾氣很是不好,又死了這么多牛妖,而貓妖的脾氣也不好,蘇云和花狐識趣的繞道過去。

    “全村吃飯這個名字,起得太對了。”

    狐不平嘀咕道:“這些貓妖專做全村吃飯的生意,都可以發財了……”

    眾人聽了心驚膽戰,唯恐這嘴碎狐貍的話激怒牛家莊和毛家屯,但好在牛家莊的喇叭嗩吶聲音太響,遮掩過去。

    他們繞過牛家莊,又走了幾里地,這才來到斷崖。

    這道斷崖不是蛇澗斷崖,而是蛇澗后方的第二道斷崖,極為陡峭,翻越這里便可以來到葬龍陵。

    只不過附近的村莊,只有臨邑村的村民去過葬龍陵,其他“人”都不曾去過。

    蘇云等人來到崖下,四只狐貍緊張的東張西望,花狐道:“四周無人!”

    蘇云取出神仙索,捏著索頭向天上一拋,繩索咻咻往天上鉆去。

    宅豬:臨淵行的四個角色,需要道友們的比心哦~如果打賞作品的話,請打賞給角色吧,拜謝~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