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

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從遠處看,蘇云和四只狐貍如同站在云上,更遠的地方則是白象馱著神人在云上狂奔。

    云層中電閃雷鳴,不斷有一道道雷霆向下劈去。

    雷聲在高空的雷層中不斷炸響。

    蛟龍渡劫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雷霆幾乎是一波接著一波,如同潮水涌向蛇澗。

    云層之下便是萬丈深淵,倘若一不小心掉下去,絕對會被摔得粉身碎骨!

    別說摔下去,就算是看一眼,也讓人心驚肉跳,肌肉無力筋骨酸軟。

    偏偏高空之上罡風凜冽,呼嘯的狂風并非是一直往同一個方向吹,這里的風勢古怪,經常轉向,即便是神仙索這樣的寶物也被吹得波紋般抖動。

    蘇云側身站在繩子上,一手在前,一手在后,身形隨著神仙索的上下抖動而起伏。

    他目不斜視,耳無旁聽,對此時危險的處境視而不見,對雷聲充耳不聞,始終盯著從云層中沖出來的兩個文字。

    那兩個文字化作神人騎象殺來,沒有讓他驚訝半點,倒是身后的四只狐貍驚呼出聲。

    性靈神通,本來便古怪得很。

    這兩個字經過了云層中的雷霆的削弱,已經很是破敗,大不如從前。

    但這是性靈神通!

    成就性靈神通極難,筑基功法六重之后,才可以進入蘊靈境界。蘊靈境界便可以稱為靈士了,但蘊靈境界并非一定就可以煉成性靈神通,而是以元氣壯大性靈,培育性靈神通的過程。

    待修煉到元動境界,才可以動用性靈神通。

    也即是說,蘇云與儒士童軒之間,可能相差兩個境界!

    裘水鏡還曾經告訴過蘇云,不同的境界,有不同的功法,沒有任何一種功法,能夠貫穿所有境界,也沒有任何一種功法,能夠適用于所有境界!

    洪爐嬗變養氣篇這門功法,便只能用在養氣這個境界上,進入蘊靈境界之后,便必須要換蘊靈境界的功法。

    這也就意味著,不同境界之間的實力差距,可能是一道永遠無法逾越的鴻溝!

    白象載著神人沖到他的前方,發出昂的長鳴,在雷聲中依舊極為清晰,巨象奔騰,踏云而行,沖擊力無以倫比!

    那神人盡管身軀也是破破爛爛,但是氣勢如虹,借著白象的沖擊力,舞起方天畫戟向蘇云斬下!

    白象的沖擊力,再加上神人自身的力量,這一擊絕對可以把蘇云從頭劈到腳后跟,直接劈成兩半!

    “不過……”

    蘇云眼睛中精光四射,將雙眸中的那仙劍劍影逼得一退再退,他氣血翻騰,胸腔中發出厚重的龍吟。

    他的氣血蛟龍兩條前爪搭在他的肩頭,從他的身后揚起頭顱,高出他二尺左右,龍須從他耳邊垂下,隨風微微擺蕩,也自仰頭發出厚重龍吟。

    這一刻他的氣勢壯大,衣服下像是有風在旋轉,鼓蕩,將他的胸腔撐起,將他的袖筒和褲腿撐得滾圓。

    “這位童家的儒士,好像學問不夠好!”

    蘇云與氣血蛟龍幾乎是同時出擊,迎上斬落的方天畫戟,他的氣血已經從鱷龍之氣化作了蛟龍之氣,鱷龍吟六招三十六散手也隨之變化為蛟龍吟六招三十六散手。

    他一出手便是龍游曲沼的散手,手臂迎著斬落的方天畫戟,手掌搭在方天畫戟上,龍游曲沼的散手讓他的手臂如蛟龍般柔軟,纏在方天畫戟上。

    同一時間,他的氣血蛟龍也自纏繞在方天畫戟上。

    一人一龍,以連續無比柔軟的散手,試圖將白象和神人的力量卸去。

    金甲神人和白象的沖擊力幾乎是碾壓般涌過來,哪怕是龍游曲沼散手和氣血蛟龍,也不能完全將這股恐怖的力量卸去!

    蘇云腳下發出嗤嗤的摩擦聲,被神人和白象的力量逼迫得雙足在神仙索上滑行,腳掌立刻感覺到因為摩擦而帶來的熱量,鞋子燙得像是要燃燒了一般!

    那神人這一斬,將他生生逼退六七丈遠近,繩索上,四只狐貍急忙飛速奔逃。

    只是蘇云后退速度太快,將四只狐貍撞飛出去。

    “我命休也!”

    花狐他們剛剛想到這里,忽然一個個騎坐在繩索上,卻是神仙索將他們接住。

    四只狐貍慌忙站起來,只見神仙索在云層上徐徐游動,形成螺旋紋,共有五圈半。

    他們恰恰是落在外圈,而蘇云和白象、神人此刻正在內圈。

    “咦,這個童家的儒士,好像學問不到家……”

    花狐眼睛一亮,也看出儒士童軒的性靈神通中暗藏的問題,急忙道:“小月、小凡、不平!我們可以幫忙!”

    四只狐貍立刻沿著繩索飛奔,沖向白象。

    花狐喝道:“我們這次直奔下三路!鉆到象肚子下面,用鱷龍吟撕碎大白象!”

    三只小狐妖大受鼓舞。

    那神人一擊未能斬殺蘇云,用力挑起方天畫戟,將蘇云連同氣血蛟龍一并挑在空中,畫戟旋轉,抖動,嗤嗤作響,將蘇云龍游曲沼的散手破開,將氣血蛟龍震得舒展。

    他畫戟舞動,刺,挑,抹,削,劈,鉤等各種招式施展開來,殺伐之氣沛然!

    蘇云人在空中,再度施展龍游曲沼的散手,六種散手不斷變化運用,仿佛萬千招一般,或者纏在方天畫戟上,或者貼在方天畫戟上,又或者站在畫戟上。

    就算那神人將他震飛,但也無法將他完全甩脫,他的肢體如同蛟龍一般柔軟,無論四肢還是身體的其他部位,輕輕一貼、一沾、一鉤,便又會落在方天畫戟上。

    與此同時,他的氣血蛟龍撲下,白象甩鼻,蛟龍撲擊,龍象斗在一起。

    那神人坐在象背上頗為不便,索性站起身來,蘇云趁他起身的一瞬間的空檔,也自落在象背上,欺身近前,沖入神人身前三尺,迫使他無法將方天畫戟的威力發揮出來。

    方天畫戟戰斗范圍在四尺到兩丈之間,持方天畫戟,敵近四尺,我退一步,可小枝斬敵,敵退兩丈,我近一步,可中刃刺敵。

    蘇云恰恰是距離三尺,超出方天畫戟的攻擊范圍,他的鱷龍吟化作蛟龍吟,三十六散手千變萬化,宛如多頭多尾多爪的蛟龍神魔,狂風暴雨般向那神人攻去。

    那神人一退再退,忽然腳下一空,從象背上落下,兩腳一分,踩在神仙索上。

    就在此時,四只狐妖從他胯下鉆過,鉆到白象的肚皮下面。

    蘇云緊隨而至,人在半空蛟龍擺尾,右腿狠狠掃來。

    那神人側頭,橫起方天畫戟便擋,蘇云這一腿重重掃在畫戟的桿子上,隨即人在空中轉身又是一記蛟龍擺尾,只是這一記是左腿。

    那神人頭顱被這一腿掃得歪斜,蘇云落下,左手施展蛟龍出淵,五指叉開向前探出,扣住方天畫戟的桿子。

    他身后龍吟聲傳來,氣血蛟龍拋開白象,蛟龍出淵一擊咬在神人頭顱上。

    “今日將你這個神字,打成甲字!”

    蘇云與氣血蛟龍同時發力,一個奪去了方天畫戟,轉手便插在白象身上,一個則咬去了神人頭顱。

    那神人嘭的一聲炸開,化作一個“甲”字。

    與此同時,白象身下,四只狐妖各自施展鱷龍吟,將白象四足打斷,白象爆開,變成了一個“免”字。

    ——因為屁股上插了一桿方天畫戟,“免”字變得有些不倫不類。

    “神”“象”二字蘊藏的神通被破,變成了“甲”“免”二字,兩個字的光芒漸漸散去,終于消失。

    蘇云松了口氣,正要說話,花狐已經搶先道:“童家的這個儒士,學問不行!人文之元,肇自太極,幽贊神明,《易》象惟先。這話出自《文心雕龍》,野狐先生講過!”

    蘇云點頭,《文心雕龍》是舊圣經典,野狐先生講的最多的便是舊圣經典。

    他與花狐都是野狐先生的學生,蘇云學了六年之久,花狐則足足學了七年,因此許多舊圣經典他們都背得滾瓜爛熟。

    不過三只小狐貍學的時間較短,舊圣經典他們學的不多,當即向蘇云和花狐求教。

    “這句話的意思是人類的文化從闡釋太極而來,大概暗中受到神明的幫助,圣人于是用《易》中的卦象來闡釋太極。”

    蘇云嘗試著收斂自己的氣血,向他們解釋道:“其中的神明,指的是人類的祖先,并非是人死之后性靈所化作的神,也不是宗教所崇拜的神。”

    花狐接過蘇云的話,繼續解釋道:“《易》象惟先中的象,也不是白象這種動物,而是卦象。童家的儒士顯然是把這兩個字理解錯了,當成了神明和大白象。”

    經典理解錯誤,那么性靈神通的威力便會大打折扣,同樣,他今后的進境也難再進步!

    “這便是沒有一個好老師的后果。”

    花狐學著野狐先生的語氣,語重心長道:“如果經典的含義被曲解誤解,很有可能便會被耽誤一輩子,因此有一個好老師至關重要!我們很幸運,有野狐先生和水鏡先生教導我們,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三只小狐妖似懂非懂。

    狐不平疑惑道:“野狐先生這么厲害,為何還會被壞人打死?”

    宅豬:推薦科幻類小說,九星毒奶,作者育,銷售榜上的常客哦~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