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二十一章 蘇云渡劫

第二十一章 蘇云渡劫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一道小小的雷光落下,看似落在蘇云的頭頂,然而雷光卻仿佛穿過他的身體,直接落在他體內的天地洪爐上,直接擊中他的元氣所化的氣血大卵。

    他的元氣所化的氣血大卵立刻被狂暴的氣血填得滿滿當當,幾乎要當場爆開!

    雖然這道雷光只是從劈向蛟龍的雷光中分出來的,微不足道,但是其中蘊藏的天地氣血卻超越了蘇云這個階段所能容納的極限!

    畢竟,大黑蛇是久經修煉的老妖怪,而蘇云雖然有野狐先生傳授的夫子養氣篇的底子,但正式修煉卻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

    他的根基遠不如大黑蛇,貿然奪取天地氣血,絕對會被撐得爆體而亡。

    “洪爐嬗變,造化為工!”

    就在雷光中的天地氣血即將撐爆氣血大卵時,蘇云催動洪爐嬗變上篇功法,體內天地洪爐突然將多余天地氣血吸入爐中!

    大卵一鼓一伏,將天地氣血吞納。

    大卵表面紋理亮起,映照出卵中卷曲、盤繞卻又強健、猙獰的身軀。

    他的氣血,正在經歷從鱷龍到蛟龍的蛻變!

    多余的氣血,則被天地洪爐以洪爐嬗變的造化為工煉化,轉變為自身的氣血。

    天地洪爐是煉自身的陰陽之氣為元氣,這種煉化過程,稱之為造化為工,又叫嬗變。因此修煉洪爐嬗變時,會經常感覺到饑餓,一天要吃六七頓飯。

    體內陰陽二氣化作元氣,需要從飲食上來補充。

    裘水鏡傳授他們洪爐嬗變時,并未告訴他們洪爐嬗變能否煉化天地自然的力量。不過讓蘇云驚喜的是,洪爐嬗變居然也可以煉化天地氣血!

    他備受鼓舞,加緊煉化天地氣血,使自己蛻變。

    但在花狐、貍小凡等狐妖看來,雷光劈在蘇云腦門上,下一刻便見蘇云先前受傷的地方炸開,元氣和血液滋滋往外飆!

    幾只狐妖慌忙上前去堵,卻根本堵不住!

    而且那氣血滾燙,竟像是要沸騰一般。

    這是因為他以洪爐嬗變煉化天地氣血,身體造血速度太快,元氣提升速度太快,導致身體承受不了。

    他需要慢慢修煉,提升自己的身體機能,壯大心肺經絡筋膜,才可以容納更多的氣血,否則就算可以煉化天地氣血,也只會導致氣血流失。

    這就像體弱的人吃人參一般,吃得多了,超過身體的承受范圍,便要流鼻血,是身體的自我保護手段。

    狐妖們并不知道這些,青丘月急得快要哭出聲來。

    好在蘇云的傷口很快便不再飆血,讓他們多少松一口氣。

    突然,又是一道雷光從空中的云層中劈落,同樣也分出一道細小的雷光落在蘇云身上。

    蘇云停止飆血的傷口又再度發出滋滋的聲音,四只狐貍慌忙去堵,過了片刻,傷口停止飆血。

    花狐剛松一口氣,又是一道雷光落下,蘇云又再度飆血起來。

    四只狐貍面面相覷,青丘月也不哭了。

    蘇云流了這么多的血,損失了這么多元氣,居然還氣息悠長,氣血兩旺,著實有些古怪。

    “由他吧。”

    花狐道:“咱們觀摩全村吃飯變化蛟龍要緊!”

    三只小狐貍紛紛點頭,不再理會時不時飆血的蘇云。

    第四道雷光落下時,青丘月這只小母狐貍還悄悄的挪了一下屁股,離蘇云遠一些,很是嫌棄,生怕蘇云的血濺到自己漂亮的皮毛上。

    花狐、狐不平和貍小凡也習慣了,花狐對貍小凡道:“離他遠一點,當心老天爺劈他的時候,誤傷了你。”

    貍小凡深以為然,慌忙離蘇云遠一點。

    雷光之中,那蛇澗中的蛟龍已經蛻變了大半,黑蛟龍的前半身如同黑鐵鑄造而成,雄踞在礁石之上,不斷舒展身軀,變換姿態,以不同的姿態承受雷擊。

    而黑蛟的下半身則還是蛇身,猶自在雷光中不斷的蛻變,脫去蛇皮。

    天空中的雷霆越來越密,劈得蛇澗的水變得猩紅,到處都是散亂的血肉,有的被燒焦,有的還很鮮紅。

    甚至,那黑蛟還被劈得露出森森白骨,顯得傷勢極重!

    這便是蛇妖蛻變成蛟龍所要遭受的劫難,兇險無比!

    但兇險不僅僅是來自雷劫,同樣來自四周。

    就在雷光的密度稍稍降低時,忽然一側山林中有火光傳來,卻是百十只黃鼠狼人立起來,舉著火把沖到蛇澗邊。

    其中還有十幾只一人多高的黃鼠狼抬著一個木制的臺子,臺子高約一丈,分為五層,每層中空,各有一只老黃鼠狼像人一樣盤膝坐在其中,前爪掐指放在膝上,閉目凝神。

    這些老黃鼠狼已經煉出了各自的性靈神通,是黃村的大妖。

    他們的性靈神通也浮現了出來,多是鈴鐺、撥浪鼓、簪子、小白幡之類的小東西。

    呼——

    一根根火把被丟了出來,唰唰唰插在蛇澗的兩岸,把蛇澗照耀得光明如晝。

    “全村吃飯,我黃村與你誓不共戴天!”

    黃村的老村長,那只老黃鼠狼站在臺子的第五層上,頓了頓拐杖,厲聲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請神通——”

    其他四只老黃鼠狼各自催動性靈神通,鈴鐺從木臺中飛出,來到黑蛟頭頂,毒煙毒霧噴涌,將黑蛟淹沒。

    另一只老黃鼠狼搖動撥浪鼓,蕩人心魂,迷人心智,一時間樹林里許多定力不足的妖怪頓時被迷惑,在樹林里如同醉酒一般東倒西歪,哈哈大笑,載歌載舞。

    還有一只老黃鼠狼叱咤一聲,施法起來,但見簪子飛出,化作一口飛劍,刺入毒霧之中,去斬殺黑蛟。

    五只大妖各施手段,其他黃鼠狼則紛紛沖入蛇澗,遠遠轉身,撅起屁股抬起尾巴,只聽噗噗作響,一股股黃煙從他們臀后飛出,沖向毒霧中的黑蛟。

    那黑蛟正在對抗雷劫,又要對抗毒霧和其他性靈神通,被這股黃煙沖來,不由頭暈腦脹,突然忍不住張開長長的龍吻,趴在礁石上哇哇嘔吐起來。

    ——他并非中毒,而是這屁著實太臭。

    黃鼠狼們大喜,紛紛叫道:“全村吃飯中我招了!現在虛弱不堪,一起出手做了這廝!”

    花狐得意洋洋:“全村吃飯這個名字,是我取的!”

    林間樹葉震動,嘩啦啦一群大鳥飛出,正是臨邑村的人面狍鸮,一個個翼展八九尺,在蛇澗上空盤旋。

    人面狍鸮們兩只爪子扣住弓箭,彎弓便射,一道道箭支呼嘯,射向蛇澗中正在渡劫的黑蛟。

    林間忽然又是蹄聲震動,一株株樹木被撞得東倒西歪,卻是一群人立起來的大黑蠻牛橫沖直撞,沖入蛇澗之中。

    這些黑蠻牛妖身軀雄壯,皮粗肉厚,一個個拖著一口口大鍘刀,氣勢洶洶向黑蛟殺去!

    這些鍘刀長約七尺,寬尺許,厚一寸,是農村里用來鍘斷干草喂牛的農具。

    天門鎮災變之后,人都死了,于是鍘刀成了牛妖的武器。

    山林中又有羊妖、貓妖等一眾妖怪沖出,殺入蛇澗,向蛻變中的黑蛟殺去。

    黑蛟大怒。

    他本來便是蛇虺的習性,喜怒無常。蘇云因為幫他蛻皮,才得他邀請可以來觀摩,但平日里的他兇性畢露,但凡有膽敢進入他領地的,都要被他或者毒死,或者吃掉!

    他餓的時候,更是要出來覓食,因此天門鎮附近遭他毒害的妖怪不在少數。

    黑蛟轉身,與沖上來的群妖搏殺,怎奈他尾巴上的蛇皮尚未蛻去,行動不便,身上新的鱗片剛剛生成,還未堅固,很快便被群妖打得遍體鱗傷。

    再加上天空中雷擊不斷,雷光落在他身上,便是血肉模糊,很是凄慘。

    花狐等狐妖看得眼花繚亂,他們觀摩全村吃飯蛻變成蛟龍,雖然也是獲益匪淺,對他們的鱷龍吟大有益處,但看到全村吃飯被打得如此凄慘,也讓他們大感快慰,大聲叫好。

    花狐叫好之余,看了蘇云一眼,不由得微微一怔,只見蘇云已經不再飆血。

    “小云不會是血流光,已經涼了吧?”

    花狐心頭一顫,正欲試探蘇云的體溫,忽然蘇云的氣血變得無比濃烈,身上氣血浮現,化作鱷龍紋身!

    鱷龍紋身在他身上游走,忽而仰頭怒吼,脫體飛出,在蘇云身后浮現出來!

    花狐嚇了一跳,卻見蘇云的氣血顯化的鱷龍紋身發生異變,竟然也如全村吃飯般蛻變,蛻化成蛟!

    而且蛻變的速度,要比全村吃飯快了許多倍!

    與此同時,山崖對岸傳來一聲驚叫:“就是他!軒叔,就是鬼市里的那個人!”

    花狐循聲看去,只見對面四人之中的那個士子抬手指向蘇云,高聲叫道:“就是他殺了童帆學長!”

    此時蛇澗中火光大亮,把蛇澗照得像白天一樣,讓山崖兩岸的人都能看清對方的面容。

    宅豬:推薦一本小說,學霸的黑科技系統,晨星LL寫的,很好看哦~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