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十八章 鎮里的長輩不是人

第十八章 鎮里的長輩不是人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蘇云收回手臂,劇痛讓他的右臂麻木,額頭青筋亂竄,霎時間布滿豆大的汗珠,疼得幾乎昏死過去。

    “贏了?”他左手托著右臂,有些茫然。

    剛才那個危急關頭,他按照仙劍斬殺神鱷的那一劍揮動手臂,沒想到竟然真的將楊勝這個可怕的敵人斬殺。

    那仙劍是他雙目失明的元兇,是他修煉鱷龍吟時的夢魘,沒想到他久思成疾的情況下,竟然也不知不覺間模仿了這一劍的形態。

    他也沒想到這一劍的威力這么強。

    “小云哥……”

    蘇云聽到聲音,心中一喜:“不平,你還活著?”

    他正想走過去,雙腿一軟,險些跌倒。

    另一邊,花狐拖著一條斷腿向這邊爬來,貍小凡靠在樹下,抱著自己被打斷的尾巴哽咽落淚。

    蘇云又聽到青丘月的咳嗽聲,他終于露出笑容,無力的坐了下來。

    次日清晨,蘇云、花狐、貍不凡等人出現在天門鎮的藥鋪。

    天門鎮還是一如既往的是陰天,不見太陽,但是在天門鎮外卻是艷陽高照,古怪得很。

    羅大娘經營鎮子里唯一的藥鋪,她用布條把蘇云的右臂懸吊在胸前,又用木板幫花狐固定了斷腿,給了他一根拐棍拄著。

    “不會打架,還學人打架!”

    羅大娘捋直了貍小凡的斷尾,用一根木棍固定住,把斷尾綁好,冷笑道:“怎么沒打死你們?”

    花狐、貍不凡等狐妖一臉驚恐的看著這尊鬼神,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蘇云笑道:“大娘別嚇唬他們,我們真的就差點被打死了。”

    羅大娘哼了一聲,繼續幫狐不平包扎,突然重重一勒:“不學好!”

    狐不平眼淚長流,正要痛呼出聲,卻被滿臉驚恐的狐貍們捂住了嘴巴,只得嗚嗚幾聲表示抗議。

    終于,他們的傷被羅大娘處理了一遍,蘇云松了口氣,把羅大娘拉到角落里,悄聲道:“大娘,我覺得曲伯不是人。”

    羅大娘嚇了一跳,不動聲色道:“小云,你瞎說什么?”

    蘇云遲疑一下,沒有說出自己在天門后的世界的見聞,道:“我只是有這個懷疑,曲伯可能已經死了。現在的曲伯,可能只是他的性靈而已。”

    羅大娘噗嗤笑出聲來:“臭小子又胡思亂想。老曲能吃能喝,能蹦能跳,他怎么可能是鬼?別胡思亂想。這幾天不要四處亂跑,免得又被人打殘了。”

    蘇云應了一聲。

    花狐拄著拐棍,貍小凡屁股朝天豎著尾巴,狐不平和青丘月躺在擔架上,在蘇云的宅院里曬著太陽。

    整個天門鎮都不見天日,但惟獨蘇云的院子里有陽光可以照下來。

    這是裘水鏡的功勞。

    自從這位水鏡先生來后,大笑一聲,天門鎮的天空中的陰霾便破了一塊,只要是白天,但凡有太陽,便會有日光照下來,恰恰是照在蘇云的宅院上。

    蘇云坐在那里,思索道:“花二哥,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我們天門鎮有古怪。”

    四只狐貍面面相覷,不知他為何說出這話。

    天門鎮,何時正常過?

    蘇云繼續道:“我懷疑我們鎮的一位長輩,可能不是人。”

    四只狐貍被嗆得連聲咳嗽。

    狐不平剛要張嘴說話,被花狐把拐棍塞到嘴里,說不出話來。

    狐不平委屈萬分,心道:“小云哥不知道,他們鎮里不是一位長輩不是人,而是所有長輩都不是人……”

    蘇云又道:“不過我覺得他并沒有惡意。相反,他對我很好。”

    他安靜下來,坐在那里默默出神。曲伯的確對他很好,這是一個和藹的老頭。

    四只狐妖也安心養傷。

    洪爐嬗變養氣篇可以強身健體,提升恢復速度,于是日落月升的時候,他們便去汲取日月精華,磨練元氣。

    蘇云腦海里翻來覆去的都是格殺楊勝的那一劍。

    那一劍輕易間便破去了鱷龍吟的一切招式,雖然當時蘇云是處于絕望之中以手臂為劍,使出那一劍。

    但是現在他卻不知該如何復現那一劍。

    蘇云試圖催動氣血,但右臂的傷著實嚴重,他格殺楊勝時氣血近乎狂暴,瘋狂涌入脫臼的右臂,撕裂了右臂的肌腱筋膜,導致到處都是淤痕。

    現在,他稍微催動氣血,便感覺右臂像是要炸開一般。

    “等到痊愈之后,再試著重現那一招劍法。”

    他又思索揣摩鱷龍吟的散手,想到興起時便演練幾招,每次嘗試演練都疼得直皺眉頭。

    “再不老實就殘了!”

    羅大娘來給他們換藥,見蘇云還在用左臂練散手,不禁搖頭,吩咐他們道:“最近幾天不要出門。天門鎮附近來了些外人,很兇。”

    “外人?”蘇云露出警惕之色。

    天門鎮很少來外人。

    他在鬼市上格殺童帆,從楊勝的表現來看,童帆應該是個很重要的人,難道所謂的外人,是因為童帆之死而來?

    羅大娘為他們檢查一番,道:“聽說是來抓蛟龍的。好像有人散布消息,說咱們這有條大蛇要化作蛟龍,因此都想來捉。你們老老實實呆在鎮里,不要去湊熱鬧。”

    “不是來尋我的?”

    蘇云松了口氣,心道:“那么一定是來抓全村吃飯的。這條蛇還邀請我們去觀摩他化蛟龍呢。”

    蛇蛻變化作蛟龍,機會難得。

    蘇云在天門后的世界遭遇仙圖,看到過鱷龍蛻變,化作蛟龍的情形,因此對大黑蛇蛻變化作蛟龍的興趣不大。

    而且他目不能視,看不到蛻變的過程。

    不過,對花狐他們來說,觀看化龍意義非凡,對他們鱷龍吟的提升很大,絕對不能錯過!

    蘇云安心養傷,休養的這兩天,他的洪爐嬗變也順利修煉到第四重,元氣更加雄厚。

    等到他肩頭的傷好得差不多,蘇云便開始一遍又一遍的練習散手。

    經歷了與楊勝一戰,讓他對于鱷龍吟的理解也越來越深,這幾日傷勢重,無法練習,但是他的大腦里卻已經將三十六散手練了不知多少遍。

    鱷龍吟三十六散手的奧秘,也被他琢磨清楚。

    腦袋里想清楚,還需要身體來掌握,因此他傷勢剛好便立刻不斷練習。

    花狐的斷骨還沒完全好,拄著拐棍站在一旁觀望,只見蘇云對三十六散手的掌握越來越熟練,恍惚間宛如一個多頭的鱷龍魔怪,猙獰兇惡,四面八方出擊,好不嚇人!

    “小云的本事,越來越強了。”花狐由衷替他感到高興。

    忽然,只聽鱷龍雷音越來越響,蘇云胸腔中的元氣沖蕩,愈發劇烈,四種鱷龍雷音混作一體。

    這四種聲音融合的一剎那,聲音仿佛發生了改變,讓蘇云體內的元氣劇烈摩擦,胸腔中發出一陣長吟。

    那龍吟聲如同洪鐘大呂,金石之聲交錯,這一瞬間,蘇云體表竟然有氣血涌出,化作鱷龍,而鱷龍的體內竟有一頭蛟龍正在努力掙扎,仰頭長鳴,試圖破殼而出!

    此刻的蘇云,像是一個正在經歷蛻變的鱷龍,努力的脫去鱷龍的皮殼,化蛟!

    花狐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急忙揉了揉眼睛:“是鱷龍吟的第三種成就,顯形嗎?不對吧,小云明明才剛剛修成洪爐嬗變的第四重,怎么可能做到氣血顯形?”

    蘇云的氣血溢出體表,形成的鱷龍形態動蕩不休,掙扎不休,像是要渡劫的魔怪!

    蘇云對此一無所覺,他閉上眼睛站在那里。

    此刻他體內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他的性靈神通,那口黃鐘的第七層環,忽環的表面,竟然浮現出一幅幅鱷龍圖!

    忽環有三百六十刻度,每一幅鱷龍圖恰恰占據了一個刻度,共有三十六幅圖,占據了三十六個刻度。

    隨著忽環的旋轉,三十六刻度上的鱷龍圖也自奔騰咆哮,恰恰就是鱷龍吟的三十六散手!

    蘇云驚訝不已。

    別人不知道黃鐘來歷,但他卻一清二楚。

    他幼年雙目失明,郁郁寡歡,一日踉蹌來到鎮外,坐在歪脖子柳樹下大哭。樹下的岑伯見他可憐,于是便告訴他時間的刻度,年、月、天、時、字、秒、忽。

    岑伯告訴他,只要他的腦子里有這樣一個記錄時間的時鐘,他就算沒有眼睛,也可以像長著眼睛一樣生存下去,他可以看到四周的一切,可以感受到世界的美好。

    蘇云信以為真,天真的他爬到鎮上的鐘樓,一點一點的撫摸鐘樓里的銅鐘。

    他想象自己的腦海里也有這樣一口黃銅大鐘,與鐘樓里的銅鐘不同的是,他的黃鐘分為七個不同的環,每層環有著不同的時間刻度,不同的轉速。

    后來,他才知道這叫觀想。

    但是當時蘇云只有七歲,并不知道這些,他為了活下去,為了能夠“看到”四周,而不斷想象黃鐘,不斷加深黃鐘的印象。

    久而久之,他的腦海里便有了這樣一口黃鐘。

    可是,自己的黃鐘的刻度中,并沒有鱷龍圖啊!

    宅豬:求推薦票,對,就是你褲兜里的,兩個圓圓的……不不,不是那個,把那兩個圓圓的放下!是旁邊的,對對,就是這倆硬幣。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