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

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裘水鏡臨行前對他說,教育被壟斷在士族手中,寒門士子通過官學絕不可能與士族子弟并駕齊驅。

    裘水鏡告訴他,要有野性。

    士族子弟所不具備的野性!

    從天門進入那個奇妙世界,雖然有可能會遭遇仙劍的襲殺,但只要籌備妥當,便可以在仙劍來襲之前到達那幅仙圖邊,得到自己想要的功法!

    盡管會有性命危險,但這不正是水鏡先生所說的野性嗎?

    現在的問題是,怎么才能再度打開天門,進入那個世界?

    “打開天門的關鍵,在那八面朝天闕上。”

    蘇云陷入思索,心道:“那八面朝天闕吸收我的元氣,然后朝天闕上的各種神獸異獸飛出,落在天門上。或許我只需要用自己的元氣再度激發那八面朝天闕,便可以打開天門,進入那個世界。”

    他沒有立刻嘗試,天門后的世界神秘莫測,那口仙劍未必走遠,他已經得到了更為高等的鱷龍吟,目前沒有再度進入天門的必要。

    “花二哥,你的左肩肩頭高了一寸。”

    胡丘村外,花狐與三只小狐貍正在各自勤修苦練,身如鱷龍,將鱷龍吟的六大招式練了一遍又一遍。

    蘇云站在一旁,少年雖然目不能視,卻仿佛能看到他們的動作一般,時不時出言指點。

    “小凡,你在煉龍形時腰肌太死板,記住不是用腰肌發力,而是用脊梁骨發力。”

    “青丘月,你的鱷龍出淵氣勢不夠,軟趴趴的沒有一點兇惡感!”

    從他天門逃生至今,已經過去了近二十天,這段時間,他把鱷龍吟的四大雷音傳授給花狐他們,托詞是裘水鏡所傳。

    至于他打開天門,性靈飛升到另一個世界的事情,他并不打算告訴告訴花狐。

    畢竟這件事太離奇,而且里面藏著許多讓人戰栗恐懼的秘密。

    比如說,曲伯的肉身為何會死在那個世界?他為何要拼死盜走那幅怪圖?

    為何那幅奇怪的圖,能夠補全功法甚至超越原版的功法?

    還有那口仙劍是從何而來?

    這些古怪的事情如果傳揚出去,對蘇云他們來說未必是好事。

    “關于門后的世界和那幅圖,知道的人越少越少。花二哥他們不知道此事,反而是保護他們。”蘇云細細感應花狐等人的動作,培養自己的氣機感應,心中暗道。

    他雖然年紀不大,但常年獨自生活,讓他有著同齡人不具備的縝密思維。

    人的眼睛看不見了,便會想的更多。

    寶物會引起人的貪婪,尤其是仙圖那樣的寶物。

    這十幾天時間,花狐也煉成了鱷龍吟的第二種成就,貍小凡、狐不平和青丘月也都順利修成鱷龍吟第一種成就。

    而洪爐嬗變的上篇,花狐也順利修成了第三重,其他三只小狐貍也各自修成第二重,進步極快。

    正是有蘇云傳授給他們的四大雷音,他們的進步才會如此神速。

    至于蘇云自己,這段時間的進步更是驚人!

    蘇云元氣修為日漸深厚,洪爐嬗變上篇已經修煉到了第三重的巔峰,隱隱有跨入第四重的趨勢。

    洪爐嬗變上篇的第一重,是以自身為天地,點燃體內洪爐。

    修成第二重的征兆,則是洪爐火焰有了兩層火焰顏色,第一層爐火為紫色,第二層爐火為紅色,因此又稱作雙重焰。

    洪爐嬗變第三重,爐火又多出一重火焰,橙色火焰。

    第四重,多出一重黃色爐火。

    第五重多出一重白色爐火。

    第六重多出一重藍色爐火。

    洪爐嬗變第六重圓滿之后,便可以進入元動境界。

    蘇云曾經“親眼”看到神鱷渡劫,他觀想的鱷龍比花狐他們更加真實,更加強大,也更加震撼,因此修行速度也更快。

    他現在催動洪爐嬗變,爐火有三重焰,修煉起來,元氣修為提升更快!

    不過,蘇云即便將六招鱷龍吟修煉得爐火純青,但腦海之中始終浮現出一道劍影。

    那是斬殺渡劫的神鱷的一劍!

    那一劍直接破去了六招鱷龍吟,斬殺鱷龍,給蘇云的震撼甚至遠在神鱷渡劫之上!

    那一劍在他腦海中翻來覆去的出現,揮之不去。

    每當他修為再進一步,那一劍的陰影總會再度出現,折磨他的心靈,似乎有個聲音在告訴他,無論他將六招鱷龍吟修煉得如何完美,也難逃這一劍!

    甚至,蘇云有時候會從睡夢中猛地驚醒,夢到自己在施展鱷龍吟時,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劍斬斷頭顱!

    “水鏡先生說,洪爐嬗變上篇是一種筑基功法,只有六重,修煉到第六重便算是筑基成功。那時,我便可以逼開我眼中的那道劍影了。”

    蘇云心道:“明天我便可以煉成洪爐嬗變的第三重,到年底,我一定可以修煉到第六重!”

    他的心情漸漸穩定下來,不再去想那口仙劍的事情。

    裘水鏡告訴過他,對他來說筑基是一道坎,這道坎過去,眼睛便會痊愈,那時他便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修煉性靈和性靈神通。

    只是蘇云沒有想過,裘水鏡對他有所隱瞞。

    裘水鏡沒有告訴他,其實他早已經煉出了性靈神通。

    黃鐘便是他的性靈神通,但是他修出黃鐘時,非但沒有修煉到元動、蘊靈境界,甚至沒有筑基!

    裘水鏡器重他,也正是這個原因。

    一個少年瞎子,在妖怪遍地的天市垣,在除了自己之外沒有活人的天門鎮,不僅生活了六年之久,而且憑借自己強大的意志力,用六年的時間硬生生觀想出自己的性靈神通!

    不說天分,單單這份毅力,都是天下少有!

    天色漸晚,夕陽即將落山,花狐與三只小狐貍也練得累了,停下歇息。蘇云向花狐道:“花二哥,今晚天市垣開夜市,不能錯過了。你們要與我一起去夜市嗎?”

    花狐與三只小狐貍連打幾個哆嗦,慌忙搖頭。

    青丘月松鼠般站起來,擺了擺狐貍尾巴:“小云哥,我們便不去了!”

    “也好,夜市沒有什么好玩的,大家很少說話。”

    蘇云想了想,又邀請道:“胡丘村被毀了,你們不如搬到天門鎮,隨我一起住,彼此也好有個照應。”

    三只小狐貍齊齊轉頭看向花狐,花狐連忙搖頭拒絕。

    蘇云黯然,獨自離開,返回天門鎮。

    四只狐妖人立起來,目送這個少年瞎子在夜色中離去,貍小凡遲疑道:“二哥,咱們真的不告訴小云哥,天門鎮里只有他一個是人嗎?”

    花狐搖頭道:“從前野狐先生便吩咐過我們,萬萬不能告訴小云天門鎮的真相。水鏡先生來的那幾日,也沒有對他說過天門鎮的真相。真相太殘酷,我們告訴他,他未必能夠接受。還是讓他自己慢慢發現比較好。”

    三只小狐貍默默點頭。

    花狐看到蘇云形單影只的往前走,倍顯孤獨,不由心底一軟,向蘇云追去,道:“你們三個留在村里,我陪小云去鬼……呸,去夜市!”

    三只小狐貍踮起腳尖張望,狐不平道:“你們說花二哥會不會被鬼神吃掉?”

    另外兩只小狐貍齊齊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狐不平連忙夾起尾巴,賠笑道:“我是開玩笑的呢!”

    “花二哥,咱們先回天門鎮!”

    蘇云與花狐一路走過黃村,繞過蛇澗,蘇云很是興奮,提議道:“我家里還有些寶物,一起帶到夜市。倘若賣不出去,咱們便在夜市里轉一轉。我還沒有在夜市里轉過呢,說不定能買到一些好東西。”

    花狐面色如土,努力讓自己的嗓音保持平靜:“小云,你家里能有什么好東西?還是別去那鬼……天門鎮了,咱們直接去夜市。”

    蘇云想了想,笑道:“我這幾年擺攤,的確沒有賣出去過一件東西,想來我家的東西的確不好。也罷,咱們直接去夜市!”

    他指向前方:“二哥,前面那株柳樹下的房子,便是岑伯的房子!岑伯是個非常好的人,這個時候他總是在等我!你能看到他嗎?”

    花狐遙遙看去,只見那歪脖子柳樹下面只有一個小小的荒墳,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老人脖子掛在柳樹下,被風吹過,老人四肢下垂,身體一蕩一蕩的。

    “能看到……”花狐滿嘴牙齒得得作響,抱緊自己的尾巴,蹣跚著跟在蘇云身后。

    “岑伯,岑伯!”

    蘇云遠遠呼喚道:“我帶來了一個朋友!”

    花狐把尾巴塞到嘴里,免得自己叫出聲來,一腳高一腳低的跟著蘇云,心道:“不怕,不怕,我是妖怪,妖怪不怕鬼神……”

    夜晚的天空上浮現出一輪月牙,月光朦朧,花狐遠遠看到那株歪脖子柳樹下掛著的老人把自己的脖子從繩索里掏出來,輕飄飄落在下面小小的墳包上,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花狐心里發毛,跟著蘇云來到柳樹下。

    蘇云雖然目不能視,卻仿佛看到了坐在墳頭上的老人,躬身道:“岑伯。”

    岑伯的眼睛在夜色中閃著幽幽的綠光注視著蘇云背后的花狐,像是墳地里的鬼火。

    花狐抱著尾巴,死命咬住自己的尾巴尖兒,差點昏倒過去。

    “是小云啊。”

    岑伯的聲音帶著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漠然道:“今天你來得有些晚。來就來了,還帶什么禮物……”

    咚。

    花狐仰面倒地,昏死過去,猶自抱著尾巴四肢抽搐不已。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