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七章 洪爐嬗變,造化為工

第七章 洪爐嬗變,造化為工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他們每一個人經過我身邊時說的話,我都記得一清二楚。”

    蘇云的語氣也無比平靜:“我眼睛瞎了之后,便只能靠聲音來認人。如果再次聽到他們的聲音,我一定會認出他們。”

    這時,遠處的山林中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幾只頭臉血跡斑斑的狐貍在樹下探頭探腦。

    “小、小云……”一只狐貍遠遠呼喚,有些畏懼的看了看裘水鏡。

    經過了昨晚的屠殺事件,這些不怕人的小狐貍變得有些怕人了。

    蘇云露出喜色,站起身來:“花二哥?你還活著?”

    那是一只毛發黑黃相間的狐貍,從樹下鉆出來,身后帶著幾個小狐貍,小狐貍們牽著前面的伙伴的尾巴,帶著恐懼走了過來。

    為首的花狐又帶著畏懼看了看裘水鏡,確認不是殘殺胡丘村的人,這才大著膽子帶著僅存的三只小狐走近。

    蘇云站在那里,讓花狐和三只小狐心里頓覺安定,這個少年像是他們的主心骨,給他們一種可以依靠的感覺。

    這種感覺并非是沒來由的,而是六七年的相處,蘇云那種從容不迫的氣質氣度帶來的影響。

    “……早上來了些城里人,說是在鬼市里沒有討到好,便來降妖除魔。先生和他們理論,人家不理,只說我們會害人……”

    蘇云靜靜聽著,問道:“二哥還記得他們的面容嗎?”

    花狐搖頭,羞愧道:“我帶著弟弟妹妹逃跑,沒有來得及看清他們的臉。我只記得其中一個人很是清秀,年紀不大,一身紅火衣裳,身后突然就真的冒出火來,火里面有神鳥飛出來……”

    蘇云記下這個特征,轉過身來拜道:“水鏡先生的話,還作數嗎?”

    裘水鏡看著匍匐在地的少年,過了片刻,方才道:“我說話自然作數。不過,你有錢嗎?”

    蘇云站起身來,攤開手掌,手心里是幾枚染血的五銖錢,應該是他剛才收尸時,在廢墟里尋到的。

    裘水鏡從他手心里捏起一枚五銖錢,卻在此時,蘇云把其他五銖錢都塞給了他。

    裘水鏡怔了怔,疑惑的看著他。

    蘇云仰頭:“野狐先生教我六年,不以我是人而驅逐我。懇請先生不因他們是狐而驅逐他們。”

    裘水鏡思索,道:“野狐先生教你,收你的錢了嗎?”

    蘇云搖頭。

    裘水鏡將那幾枚染血的五銖錢還給他,道:“他教人不收錢,我教幾個狐妖倘若要收錢,那就是不如他了。這枚五銖錢是你的學費,他們不用。”

    蘇云收下那幾枚五銖錢。

    裘水鏡看著他和花狐一起安葬野狐先生,安葬胡丘村的狐妖們。

    這里面有不少是他們的同學,花狐和那幾只小狐貍免不了又大哭一番。

    他們回到庠序里,裘水鏡瞥了蘇云和四只狐貍一眼,道:“野狐先生教你們的,是夫子養氣篇吧?你們學了幾年了?”

    蘇云點頭:“我學了六年。”

    花狐道:“我學了七年。”

    其他三只小狐貍也各自學了兩三年。

    裘水鏡淡淡道:“夫子養氣篇雖然是正統的養氣功法,但世間豈有五千年不變的教材?而今時代,十年不變便算是落伍了。我來到鄉下,發現城鄉之間竟似隔著千年的差距一般!”

    他搖了搖頭,道:“我要教你們的,是京城官學中最新的最基礎的筑基功法,洪爐嬗變養氣篇。”

    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

    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

    這句話是洪爐嬗變養氣篇的總綱。

    夫子養氣篇原本只是用最簡單的方式溫養元氣,雖然簡單容易上手,但想要修煉精深很難。

    而洪爐嬗變養氣篇,卻是把自己的身體當成天地,內蘊洪爐,激發造化潛能,以體內的陰陽之氣為炭,五臟六腑筋骨血液為銅,煉就強大的元氣。

    這種養氣功法盡管復雜,但是卻極為有效,修煉速度要勝過夫子養氣篇不知凡幾。

    裘水鏡由淺入深,先從奪日月精華,以自身為天地,天地為洪爐講起,再講如何造化為工,再講如何以陰陽為炭,萬物為銅。

    蘇云等人本來根基便淺,再加上洪爐嬗變養氣篇著實深奧,即便是裘水鏡這樣的大家,也花費了五六日時間,才讓他們堪堪入門,學會養氣篇的上篇。

    這其中花狐學得最快,他有夫子養氣篇的根基,因此上手容易。

    其他三只小狐貍次之,只有蘇云學得最慢,他目不能視,裘水鏡只得一遍又一遍的手把手教導他,極為吃力。

    好在蘇云雖然學習速度慢,但腦瓜靈活,舉一反三,對洪爐嬗變的理解反而最深。

    這幾日,蘇云邀請花狐和其他三只小狐貍來天門鎮居住,然而花狐他們卻對天門鎮畏懼萬分,寧愿住在庠序里。

    蘇云又邀請裘水鏡住在天門鎮,裘水鏡也婉言拒絕,少年只得作罷。

    這日清晨,裘水鏡帶著一人四狐迎著朝日呼吸吐納,忽然裘水鏡只覺身邊似乎多出了一輪小太陽,不由張開眼睛看去,卻是花狐的方位。

    “花狐雖然是妖,但資質悟性都很不錯,已經修成了第一重。”

    裘水鏡暗暗點頭,采朝日精氣,以自身為爐,淬煉肉身,栽培元氣,這正是修成洪爐嬗變第一重的征兆。

    花狐能夠在五六天的時間便修煉到這一步,放在士子之中都算是了不起了。

    裘水鏡查看其他三狐,三只小狐貍雖然根基淺,但進境也是不慢,要不了多久便會修成第一重。

    他又查看蘇云的進境,微微皺眉。

    蘇云對洪爐嬗變的理解雖然很深,但是他畢竟是瞎子,可以學會理論,但身體想要掌握,須得付出比其他人多出數倍的努力才行。

    而且,蘇云修行的進境之慢,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按照他的預測,蘇云因為眼疾,學的速度最慢,但修煉速度應該最快。沒想到蘇云反倒是最慢的一個。

    裘水鏡暗嘆一聲:“我對他的期望,還是太高了。連狐妖都可以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修成第一重,他卻無法辦到,眼疾對他的影響太大了。”

    他卻不知,蘇云體內元氣勃勃運行,但每次來到雙眼時,便忽生異狀。

    蘇云的元氣流入眼眸之中,原本一片漆黑的眼睛竟然突然“看到”了東西!

    在他“眼前”,天門憑空出現!

    除了天門之外,還有八面高大巍峨的朝天闕!

    天門和朝天闕的后方,便是一片浩瀚無垠的汪洋大海。

    天門鎮的朝天闕早已不知所蹤,這八面朝天闕自然不是天門鎮的朝天闕,而是蘇云眼中的烙印。

    只是古怪的是,八面朝天闕竟然在吸收蘇云的元氣!

    八面朝天闕,像是八個無底洞。

    朝天闕不斷吞噬蘇云的元氣,導致他始終無法修成洪爐嬗變的第一重。

    裘水鏡沒有料到蘇云的眼睛會出現這種變化,以為他只是悟性好,資質一般。

    而蘇云以為這種情況是在治療自己的眼疾,所以便沒有把自己修煉時出現的異狀告訴裘水鏡,以至于裘水鏡有這種誤會。

    等到早課結束,裘水鏡便動了離開的心思。

    他畢竟是私學先生,在朔方城還有許多門閥世家的士子需要他去授課,無法在天市垣耽擱太久。

    他把洪爐嬗變養氣篇的下篇囫圇傳授給眾人,便動身離去。

    “云,當今天下,寒門難出貴子。為何?”

    蘇云送行,裘水鏡遲疑一下,還是諄諄教誨,道:“寒門之子,雖然有國家的官學,與士族之子同學,看似公平。然而士族之子有錢有權,士族之子在官學之外,還有私學。你在官學中學到了一,士族之子便可以在私學中學到二三四五,因此寒門之子與士族之子在學識上的差距不斷拉大。”

    蘇云亦步亦趨的跟著他,道:“我聽說寒士苦讀,可以出人頭地……”

    “大錯!有私學在,寒士絕不可能比士族之子更加刻苦!官學中教的東西都是大而化之的東西,但私學,他們可以請來我這樣的老師!”

    裘水鏡道:“士族之子比寒門之子更加用功!官學放學,鄉野的孩子跑去玩耍,而士族之子在私學里求學!官學放假,寒門之子放假在家,士族之子則還在私學里求學!”

    “元帝推行官學,希望教育之下人人平等,沒有寒門和士族之分。但從元帝到現在過去了百年,教育其實已經被壟斷在士族手中。寒門的孩子沒有錢去上私學,官學里又學不到最新的知識,階層固化,日趨嚴重。寒門之子的升遷之路,魚化龍的路,已經越來越窄。”

    他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推心置腹道:“而鄉村更為嚴重。云,你出身貧寒,資質不壞,悟性也是上佳,你留在鄉村,便是被埋沒了。你必須要進城求學!但即便你進城求學,僅僅進入官學,你也無法出人頭地。你還需要一邊讀官學,一邊讀私學。”

    “不過,就算你與士子學的一樣,你們的學問一樣,你也未必能鯉魚躍龍門。因為士族之子還有顯赫的家世,廣闊的人脈,而這一切,需要你用十幾年,甚至幾十年去追趕。這公平嗎?”

    “不公平,但是公正!因為這是他們祖輩拼搏留下的遺產,他們繼承祖輩的遺產理所當然。一個寒門士子,沒有根基,沒有家世背景,也沒有人脈,想要出人頭地,那么你便只剩下一個他人不具備的優點。”

    裘水鏡拍了拍自己這位學生的肩頭,語重心長道:“那就是野性。鄉野的野性!城里的士子所不具備的野性!”

    他大袖飄飄,向前走去,聲音遠遠傳來:“城里,就是一個天地洪爐,到處都是斗爭與機遇。你只有保存野性,以野性為陰陽,以奮斗為炭火,點洪爐,奪造化,才能跳出固化的階層,越界、飛升!”

    宅豬:臨淵行第一期本章說活動馬上開始了,還請大家關注起點,臨淵行本章說!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