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

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裘水鏡背后的那些士子心里毛毛的。

    那個叫蘇云的少年盡管笑容里充滿了陽光,但是在這陰氣沉沉的鬼市中,卻顯得倍加陰森、恐怖。

    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而且還是一個瞎子,竟然混在一群狐妖之中,跟著一頭老狐上學讀書!

    跟著狐妖上學倒也罷了,關鍵他又是怎么闖入天門,跑到鬼市里來的?

    要知道這天門鬼市是矗立在高空之中,尋常人根本看不見天門的道路,更別提進入門后的鬼市了。

    一個小瞎子,是如何登上高空來到這里的?

    如果他是從天門進入鬼市,那么肯定無法瞞過裘水鏡等人的眼睛,倘若不是從天門進入鬼市,難道還有另一條路可以進入鬼市?

    更為詭異的是,他居然與鬼市里的鬼神一樣,也在鬼市中擺攤!

    難道說,他根本不是活人?

    倘若他是活人的話,鬼市里的鬼神怎么會容忍他在這個地方擺攤?

    然而倘若他是死人的話,他又是怎么活生生的出現在眾人面前的?

    士子們恨不得把那個帶著人畜無害笑容的小家伙抓過來,把他研究透徹!

    就在此時,突然一個士子恍然大悟,失聲道:“我知道了,他是人魔!”

    此言一出,即便是裘水鏡也不由得身軀一震。

    人魔!

    性靈依附在人的身上,化作泯滅人性的魔!

    這個叫蘇云的少年,先是與狐妖在一起求學,現在又出現在鬼市上,無論鬼神還是狐妖,都沒有視他為異類,難道他真的是邪惡無比的人魔?

    裘水鏡突然壓低嗓音:“天門鬼市還有第四個規矩:管好自己,其他的事絕不要多問!有時候過問的事情太多,會死人的。”

    士子們心中凜然,天門鬼市應該沒有第四個規矩,裘水鏡是擔心他們的安危,這才告誡他們不要多管閑事。

    “是城里來的先生嗎?”瞎眼少年笑著問道。

    “是。”裘水鏡深深看了那個叫蘇云的少年一眼,道。

    他怔了怔,突然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他不是人魔。”

    他看到了蘇云的性靈神通。

    蘇云性靈神通很輕很淡,士子們的天眼無法察覺,裘水鏡也須得細細查看,才能看到。

    蘇云的神通很是古怪,像是一口不斷旋轉的大黃鐘。

    這口黃鐘與眾不同,像是內部由不同的環扣在一起,環與環之間仿佛有著齒輪相連。

    上一層環的齒輪大,下一層環的齒輪小,這就導致下一層環的旋轉速度要比上一層環快許多。

    這口黃鐘的環,共有七層之多。

    第一層幾乎靜止不動,第二層旋轉極為緩慢,第三層的旋轉速度比第二層快了十多倍,但是也很是緩慢。

    黃鐘的第四層又比第三層快了十多倍,不過轉速也并不快。

    到了第五層,轉動速度便可以輕易察覺了。

    第六層的速度是第五層的三四百倍,而第七層的轉速則是第六層的三四百倍,一眨眼的功夫便可以旋轉數十周!

    “這是……”

    裘水鏡驚訝萬分,立刻猜出蘇云的性靈神通的作用:“他的黃鐘是用來計時的,第一層是年,第二層是月,第三層是日,第四層是時,第五層是字,第六層是秒,第七層是忽。”

    他露出思索之色:“他的目的我都清楚,他是借黃鐘的一層層刻度,來計算自己走到了哪里。只是,等閑人根本不會用忽來計時,用秒來計時便已經足夠了。”

    雙眸無法視物的人,行走不便,需要有人牽行或者以拐杖在前探索,而這個叫蘇云的少年卻沒有用拐杖,也沒有人為他引路。

    他之所以能夠行動自如,是因為他熟知了四周的一切地理。

    僅僅是熟知地理還不行,他必須要有一個時間刻度,用時間和自己的行進速度來判斷自己到了哪個地方。

    “他用忽來計時,表明他的每一個行動都精確無比!在他熟悉的地方,他絕不可能走錯!”

    裘水鏡甚至想到更多,倘若黃鐘用來戰斗的話,那么這個叫蘇云的少年,他的每一個動作必然都會無比準確,不會浪費半點力量!

    “年紀輕輕便能修煉出性靈神通,修煉到蘊靈的境界,他的資質不凡,可惜是個瞎子。瞎子想要學東西,比其他人難了不知多少倍。”

    裘水鏡暗嘆一聲,在他心中蘇云是個可造之材,甚至比他身后的這些士子的資質都要好,但瞎了雙眼又意味著蘇云的資質再好也不可能有什么成就。

    “這口黃鐘如此精密,他是怎么修煉出這等性靈神通的?”裘水鏡心中又頗為好奇。

    如此復雜的黃鐘,精密至極,容不得半點差錯,就算是朝廷掌管歷法的官員也未必能夠修成這樣的性靈神通,更何況一個孩子?

    他對這個叫做蘇云的少年越來越好奇了。

    “蘇云,天市垣天門鎮,十三歲,七歲的時候家里出了變故,七歲,也就是六年前,六年前天門鎮……”

    裘水鏡臉色微變,又看了蘇云一眼,帶著士子們向鬼市深處走去。

    鬼市極大,曾經不少人都試圖尋找到鬼市的盡頭,然而從未有人能在一夜之間將這里探索一遍。

    裘水鏡此次也打算探索鬼市,不過見到了蘇云之后,他便沒有了這個心情。

    他尋到那個大人物的性靈,讓士子們各自前去詢問大人物的遺愿。

    裘水鏡在一旁默默的聽著大人物的性靈述說自己的遺愿,心中感慨萬千。

    他認識這位大人物,非但認識,而且當年的交情匪淺,甚至可以稱為摯友。

    后來兩人因為一件小事發現彼此理念不同,這才慢慢疏遠。

    雖然理念不同,但他對這位大人物沒有怨懟之言,心中只有尊重,因此才會帶著士子們前來完成大人物未了的心愿。

    “……我此寶名叫浮世鉛華筆,乃我畢生所煉,取此寶只有一個要求,誓死報國。”

    裘水鏡聽到大人物的性靈說出這話,臉上露出笑容,心里卻有些酸楚。

    自己這位摯友,即便是在死后也放不下這個國家。

    他們兩人都選擇了救國的路,只是目的雖然相同,但實現的方式不同,因此是理念上的區別,導致了他們的分道揚鑣。

    可是論這份報國救國的拳拳之心,裘水鏡倒覺得這位摯友更加純粹一些。

    反觀自己,中年時便已經消磨掉一切進取之心,狼狽的離開東都,躲到朔方這個地方。

    后方傳來人聲,裘水鏡收拾心情,轉頭看去,只見鬼市又來了其他人,陸陸續續有幾十人。

    應該是天門開市,朔方的豪強也派人前來碰碰運氣。至于天市垣因為那場變故,已經沒有豪強世家了。

    到了下半夜,士子們都有所收獲,裘水鏡便命他們先行一步,離開鬼市,吩咐道:“你們前往天市垣驛站,先走一步回朔方城。我可能會在這里逗留一段時間。”

    士子們離去。

    裘水鏡目送他們走遠,這才返回天門,回到鬼市。

    他遠遠站定,注視著那個名叫蘇云的少年。

    蘇云毫無察覺,他所賣的那些器物都是來自于墳墓中的明器,不過相比鬼神的寶物,他的器物都是尋常東西,稱不上寶物,沒有什么用。

    來到鬼市尋寶的人,經過他的攤位也僅僅是打量一眼便徑自離開。

    夜,越來越深,鬼市中漸漸沒有了人。

    蘇云開始收拾東西,把自己的攤位卷起,裝在簍子里,背在身后,向鬼市深處走去。

    裘水鏡悄然無息的跟上這個少年。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來到鬼市的深處。

    鬼市從地面往上看,是一片金碧輝煌的神城,廣袤無比,看不到盡頭。走在鬼市中,越深入其中,四周的建筑便越是黯淡,沒有顏色。

    他們腳下也越來越軟,像是走在云霧之上。

    即便是裘水鏡也遲疑起來,鬼市太大,繼續跟著這個少年前進的話,萬一沒有時間折返回來,自己豈不是要葬身在鬼市之中?

    他剛剛想到這里,突然蘇云停頓下來。

    這個小瞎子沒有沿著街道繼續走下去,而是走入了左側的巷道。

    裘水鏡挑了挑眉毛,巷道是鬼市中最危險的地方!

    那里有一些古老時代遺留下的不可思議的東西,無法解釋的東西,更為關鍵的是,巷道七彎八拐,路徑復雜,像是迷宮,還從未有人能夠從里面走出來!

    裘水鏡遲疑一下,咬了咬牙,邁步跟著那小瞎子走入巷道之中。

    道路兩旁的房屋也漸漸變得不像是房屋,反而越來越像是墳冢。

    再加上夜色,墳冢與黑夜融為一體,只能隱隱看到輪廓。

    陰風呼嘯,伴隨著鬼神的哭嚎,四周越來越嚇人。

    前方,小瞎子蘇云看不到四周的情形,只是依照自己的腳步和黃鐘的轉動來辨識自己所處的方位和路徑。

    他顯然來過這里,而且不止一次,輕車熟路的往前走,沒有半點遲疑。

    “只有蘇云這等煉就黃鐘的瞎子,才能記得住如此復雜的地形!”裘水鏡心中暗驚。

    鬼市內部的路徑無比復雜,充滿了不知多少岔道,而且每個岔道近乎完全一樣,眼睛很容易被蒙蔽。

    也只有蘇云才能在鬼市中摸索出一條道路來!

    忽然,蘇云停在一座荒墳前的大柳樹下。

    裘水鏡心頭微動,只見那瞎眼少年雙手抓住一根“柳枝”,向下一蕩,竟然順著“柳枝”一路滑下,很快消失無蹤!

    “不是柳枝!是神仙索!”

    裘水鏡心中一驚,急忙上前,向下看去,只見柳樹下竟然是一個洞口,二尺見方,黑黝黝一片,有陰風從洞口中傳來。

    而剛才蘇云抓著的“柳枝”竟然迎風而長,讓這少年拽著“柳枝”一路深入洞中。

    仔細看去,那“柳枝”是一條雞蛋粗細的麻繩,正是裘水鏡所說的“神仙索”。

    裘水鏡遲疑一下,猛地咬牙,也伸手抓住麻繩,向洞中滑去。

    如此滑行不過六七尺,突然他身下一空!

    裘水鏡抓緊繩索低頭看去,只見他抓著麻繩,高懸在高空之中,麻繩隨風搖曳,他也在風中搖晃不定。

    他抬頭看去,只見頭頂便是鬼市,麻繩正是從那個洞口中垂下來。

    “這神仙索,是一位強者的性靈神通……”

    他放下心來,順著柳枝向下滑落,心中又有些好奇:“神仙索顯然是給蘇云這個少年準備的,那么到底是誰為他準備的?”

    他頗為不解:“而且那口黃鐘,也不是野狐先生能夠教出來的。蘇云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

    裘水鏡順著高空一路向下滑去,過了良久,這才腳踏實地。

    他仰頭看去,不由一怔,只見自己站在一株歪脖子柳樹下,樹高不過兩丈,歪脖子樹干上掛著一根繩索。

    而在樹下還有一座荒墳。

    剛才,他正是抓著這根繩索從高空滑落下來!

    “這根麻繩,就是那根神仙索,這株柳樹,就是拴著神仙索的那株墳頭柳樹!我明明一路滑下來幾里地,為何落地后才不過兩丈……”

    裘水鏡額頭冒出根根青筋,蘇云是個瞎子,看不到這種詭異情況,所以從來不去想如此古怪的問題。

    但是他能夠看到,反而被這些古怪事情滋擾,亂了心神。

    “目不能視或許不是弱點,也有可能成為優勢。”

    裘水鏡查看樹下荒墳,只見荒墳的墓碑已經倒伏下來,顯然多年無人打理。

    “荒墳里埋著的人,一定是位大人物!神仙索應該就是他的靈兵。他為何照顧蘇云這個小瞎子?”

    東方已經漸漸泛白,黑夜將去。

    那個叫蘇云的少年背著簍子走在前面,前方迷霧泛起,迷霧中矗立著一座巨大的牌坊,有五個門戶,雕龍刻鳳,很是華麗。

    然而這座牌坊已經破敗,年久失修,仿佛隨時都會倒下來。

    裘水鏡跟著少年走到近前抬頭看去,借著黎明前的微光,牌坊上三個古樸的紅字映入他的眼簾。

    天門鎮。

    “這便是鼎鼎有名的天門,傳說是能工巧匠仿照天門鬼市的天門雕琢而成的。”

    裘水鏡剛剛想到這里,忽然,一股涼涼的海風吹散了天門后的霧氣,建在北海海岸的懸崖峭壁之上的天門鎮,宛如海上的城市,就這樣出現在他的面前!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