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一章 庠序狐貍伴讀書

第一章 庠序狐貍伴讀書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東都賦》有云:四海之內,學校如林,庠序盈門。

    這句話說的是元朔國的教育盛況。

    自元帝以來,元朔國便在全國上下設立官學,鄉野間的官學叫庠序,縣、道、邑、侯的官學叫校,郡國的官學叫學,東都的官學叫太學。

    裘水鏡從朔方城來到天市垣,路上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與《東都賦》中的記載并不相同。

    沿途鄉鎮的庠序非但沒有學生盈門,甚至可以說是門可羅雀,有些庠序已經倒閉,庠序中雜草叢生,野狐遍地,多生精怪。

    近三十年來,鄉下人都往城里跑,鄉下只剩下婦孺老幼,守著些薄田度日,于是滋生了不少問題。

    裘水鏡心中的鄉村承載著他童年的美好,印象中的鄉村山清水秀,人杰地靈,而這次沿途所見卻是一副禮崩樂壞道德瓦解的景象。

    別的不說,單單庠序之教便出了很大的問題。

    鄉鎮的青壯都去了城里,剩下些老人孩子,有些錢財的夫婦往往會把孩子接到城里,送到官學里求學,剩下來的都是沒錢的,父母在外務工,爺爺奶奶哪里能管得了那些孩子?

    留守在鄉村里的孩子沒有父母管教,非但不去庠序中學習,甚至呼朋喚友,拉幫結派,橫行鄉鄰。

    往日學生盈門的鄉間庠序,現在能有三五個少年能夠在里面求學,便算是不錯了。

    “沒有了士子,鄉野庠序便辦不下去了。沒有了庠序,鄉下的孩童便無處求學,愚民便越來越多,鄉下恐生亂象。”

    到了無人區之后,更是讓裘水鏡連連搖頭。

    不過,他此次來到天市垣的目的,并非是為了到鄉間體察民情,而是另有打算。

    “水鏡先生,天色漸漸晚了,不如就在這庠序中暫且落腳,吃些東西,等到天門出現的時候再做打算。”裘水鏡身后,一個士子出聲道。

    裘水鏡看了看落日,點了點頭,與一眾士子走入一處破敗的庠序之中,只見這里荊棘遍地,應該是廢棄了有些年頭了。

    幾個士子收拾一番,正欲燒火做飯,突然只聽得庠序的內堂竟然隱隱約約傳來讀書聲。

    裘水鏡神情微動,抬手做出噤聲的動作,悄然起身,循著讀書聲來到庠序內堂。

    幾個士子躡手躡腳跟在他的身后,只聽讀書聲漸漸清晰起來,眾人心中納悶:“這庠序明明是荒廢了有些年頭了,而且四周是杳無人煙的無人區,怎么還有先生在這里教書育人?”

    “庠序里教書的,未必是人。”裘水鏡似乎猜出他們的心思,低聲冷笑道。

    士子們心中凜然,向內堂看去,只見一只半人多高的黃皮老狐貍人立起來,左手持教鞭,右手握書卷,正在堂上踱步來去。

    而堂下赫然是十幾只狐貍,黃的,白的,紅的,花的,各自正襟危坐,搖頭晃腦,誦讀經書!

    “妖邪作祟,開智慧,明事理,開始誦讀圣人文章,將來必定幻化成人,為禍世間,甚至與人爭奪天下!”

    裘水鏡心生殺機,正欲動手,突然目光一頓,心中的殺機漸漸淡了。

    只見那課堂上狐妖遍地,而狐妖群中,竟然有一個黃衫少年也是正襟危坐,與狐貍們一起搖頭晃腦,誦讀文章。

    那少年十三四歲的年紀,眉清目秀,唇紅齒白,很是認真的求學。

    這課堂上,除了這少年之外,沒有一個是人!

    “天市垣民生凋敝,鄉間庠序崩壞,人不再教孩童,孩童也不再求學,反倒是狐妖教書育人,讀書寫字。”

    裘水鏡心中感慨萬千:“而且難得有一個好學的人,罷了罷了,就放過他們吧。這個少年,竟然在無人區與一眾狐妖一起求學,也不害怕,真是古怪……”

    他轉身離開。

    士子們驚訝,連忙悄悄跟上他,來到庠序的院落里。

    裘水鏡不說話,士子們也不敢詢問。

    過了片刻,忽聽鐘聲傳來,課堂里孩童們的歡叫聲,吵嚷聲,喧嘩一片,眾多狐妖一涌而出,吵吵鬧鬧。待看到院落里的眾人,十幾個狐妖紛紛兩條腿站在那里,瞪著眼睛張著嘴巴,不知所措。

    士子們紛紛向裘水鏡看去,裘水鏡微微一笑,不以為意。

    庠序中腳步聲傳來,一個略帶稚氣的聲音道:“花二哥,貍三哥,你們不要跑太快,等等我!”

    士子們循聲看去,卻是那個人類少年落后了一步,剛剛走出課堂。

    一個女士子看清了那少年的動作,低呼一聲,向旁邊的士子道:“他是個瞎子……”

    其他士子細細打量,各自恍然。

    那個少年雙眸一片雪白,沒有眼瞳,目不能視,果然是個瞎子。

    “難怪他會與狐妖一起上課。”

    眾人心中暗道:“他目不能視,只能聽到聲音,誤以為自己身邊的都是人,卻沒想到跟他一起求學讀書的,都是妖魔!”

    那少年雖然目不能視,耳朵卻很靈敏,笑道:“先生,先生,庠序里來客人了!”

    篤,篤。

    拐杖落地的聲音傳來,那個教書的黃皮老狐貍拄著拐杖走出課堂,口中傳來蒼老的聲音:“貴客遠道而來,有失迎迓,恕罪。”

    說罷,老狐面色一沉,向那些小狐貍道:“下課了,天也晚了,你們趕快回家。”

    小狐貍們急忙一哄而散。

    裘水鏡向那個瞎眼少年看去,卻見那少年雖然眼盲,但卻像能夠清晰的看到四周一般,向他和士子們微微欠身見禮,隨著那些狐貍離開這片破敗的庠序。

    裘水鏡略感驚訝,側頭看著那少年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叫蘇云。”

    那黃皮老狐貍咳嗽一聲,抬起手來,引領著裘水鏡向內堂走去,道:“天市垣天門鎮人,今年十三歲了。蘇云七歲的時候,家里生了變故,眼睛不知何故瞎了,挺可憐的。不過他是個好學的孩子,一日到了我這里,聽到了讀書聲便走不動路了,非要聽講。我見他好學,于是便讓他留下了。”

    裘水鏡哦了一聲,淡淡道:“他是天門鎮人?據我所知,天市垣天門鎮,早就沒有活人了。不僅天門鎮沒有人,天門鎮方圓百里也是無人區。”

    黃皮老狐貍停下腳步,側頭看他,這狐貍露出微笑,胡須微微抖動:“先生聽到的多半是謠言。”

    裘水鏡打量內堂,只見正堂上掛著一幅畫,畫的是梅蘭竹菊,對應四君子,上面有題字,寫著“為人師表”四字,沒有落款,不知是何人所畫。

    那黃皮老狐貍來到畫下,面對裘水鏡正襟危坐,將拐杖橫在膝上,肅然道:“城里來的先生,還請留個全尸。”

    裘水鏡從畫上收回目光,詢問道:“閣下如何稱呼?”

    老狐道:“他們叫我野狐先生。城里來的先生如何稱呼?”

    “裘水鏡。”

    裘水鏡微微欠身:“水鏡帶領門下學生路過寶地,舟車勞頓,借先生寶地落腳,還請通融。”

    那老狐抬起頭,驚訝的看著他:“你不殺我降妖除魔?”

    “子曰有教無類,不正是野狐先生所做的嗎?”

    裘水鏡肅然道:“先生是妖,蘇云是人,先生沒有因為他不是同類而不教他,這正是老師的作為啊。而今鄉野失序,教育難行,人尚且未必能夠做到有教無類,更何況妖?因此野狐先生的作為才顯得彌足珍貴。”

    老狐松了口氣。

    裘水鏡話鋒一轉,道:“不過我適才聽野狐先生講課,講的是舊圣的經典,幾千年前的老舊經學。舊圣的經典雖好,但已經不合時宜,跟不上而今的時代了。”

    老狐吃了一驚:“水鏡先生何出此言?從前庠序里教的不就是這些書嗎?幾千年來學的都是這些……”

    “從前是,幾百年前甚至三十五年前也都是這些。但是現在……”

    裘水鏡露出一絲苦澀,頓了頓,道:“先生,時代變了。”

    他又重復了一句:“時代變了,嘿嘿,食古不化只會挨打,而今已經不是從前了……”

    他搖了搖頭沒有繼續說下去。

    老狐顫巍巍的站起身,有些迷茫道:“敢問水鏡先生,不教舊圣的經學,那么該教什么?先生說舊圣,難道而今有新圣不成?”

    裘水鏡搖頭,露出譏諷之色:“新圣?當今世上沒有新圣……或許有,但也不在元朔國……”

    他定了定神,沒有心情繼續說下去,道:“鄉野庠序跟不上時代,想學有用的東西還是要去城里,靠舊圣經學只會挨打,學到的東西也只是幾千年前的東西。野狐先生,你雖然有教無類,但你繼續教下去也只是誤人子弟。舊圣的東西,在城里活不下去的。”

    老狐瞠目結舌。

    誤人子弟?

    這話從何說起?

    舊圣的學問,已經沒落到這種程度了?

    過了片刻,老狐向裘水鏡拱了拱手,化作一陣妖氣,消失不見。

    裘水鏡邁步出堂。

    到了三更天,裘水鏡正在打坐假寐,突然精神一振,張開眼睛低聲道:“醒來!天門開了!”

    庠序中,一眾士子都睡在地上,聞言紛紛翻身而起,露出激動之色。

    “滅篝火!”

    裘水鏡吩咐一聲,立刻有士子把篝火熄滅。

    呼——

    裘水鏡縱身而起,跳到庠序屋頂,幾個士子兔起鶻落,落在他的身邊。

    夜晚的天市垣各個村落沒有任何燈火,與城市的燈紅酒綠完全不同,只有天上的繁星與月牙點綴夜空。

    冷風蕭瑟。

    裘水鏡低聲道:“開天眼,否則無法看到天門!”

    他身后的士子紛紛取出一片玉質樹葉,那樹葉是眼眸形狀,被他們貼在眉心,如同一枚豎眼。

    “開!”一眾士子紛紛低喝。

    只見他們眉心的玉質樹葉漸漸隱沒到他們的肌膚之下,消失不見。

    一個士子眉心的皮膚下有東西滾動一下,然后皮膚向兩旁裂開,露出一只骨碌碌轉動的眼珠。

    其他士子的天眼也紛紛打開,各自四下張望,不由得一個個身軀大震,低呼道:“天門真的開了!鬼市,鬼市也出現了!”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