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伏殺(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伏殺(求月票!)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一念永恒仙宮青城道長白袍總管玄界之門金庸世界里的道士人皇紀重生洪荒之三界妖尊九真九陽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kipak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在顧誠把他的骨灰揚到黑狗血中的一瞬間,鬼郡守頓時怒嘯了一聲,周身幾乎都化作一道殘影想要阻攔,但已經遲了。

    隨著那骨灰落到黑狗血當中,其中的神性被黑狗血污穢,切斷了跟鬼郡守之間的聯系,他頓時捂著腦袋哀嚎了一聲,周身的鬼軀開始不穩,陰云鬼氣四處飄散著,力量瞬間低迷到了極致。

    “快!帶我走!帶我回到北山鬼域當中!”

    鬼郡守沖著三尊鬼將還有周圍那些小鬼大吼著,想要逃離。

    骨灰被污之后,沒有了神性的支撐他的魂魄已經不全,若是不想辦法回去修補,他這一身的修為可都要廢掉的!

    “困住這老鬼,先把其他那三尊鬼將解決,然后集中解決這老鬼!”

    蒙山道人點了點頭,再一次將那正一敕令拿出來,將鬼郡守困在其中。

    他這東西倒是沒有浪費,幾乎都用在了那鬼郡守的身上。

    同時他們三人也是出手分別攔住三名鬼將,當然顧誠所迎上的,自然是那已經成為自己人的秦簡了。

    鬼郡守的魂魄被重創之后,就連那操控著鬼將的鬼印也開始有些不穩,導致鬼將的戰斗力下降,倒是比之前好對付多了。

    這時一直都在一旁觀戰的連劍督看到這一幕,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抹異色來。

    之前自己私自逃離了,結果他們卻都回來了,等回到方鎮海那里,保不齊他們要告自己一狀。

    雖然有著自己義父當靠山,連劍督有把握自己可以安然無恙,但肯定還要被責罵一番的。

    不如趁此時機撈一些好處回來拿給天王,將功補過。

    如此想著,連劍督也是出手了,不過他卻沒對被困在那里的鬼郡守出手,而是殺退了一眾妖鬼,將那化作小蝙蝠的血公子給抓在了手中。

    “帶我去那鬼郡守的老巢!否則我現在便捏死你!”

    那血公子之前以為靠著自己義父的威勢可以將這幫該死的人族都拿下,沒想到不光上次沒成功,這次還把自己扔在里面了。

    聞言他立刻顫抖著哀求道:“大人饒命!我這便帶大人您過去。”

    掏出一張符紙貼在那血公子的身上,連劍督立刻直奔北山深處而去。

    看到這一幕,正在激戰的蒙山道人和藍彩蝶都怒罵了一聲無恥。

    他們費盡心力的在這里跟那鬼郡守搏殺,這連劍督什么事情都不做還想要撿便宜,等回去之后他們一定要在方鎮海面前狠狠告他一狀!

    顧誠一邊假模假樣的跟秦簡動手,一邊道:“二位不用著急,這么多人看著呢,這功勞該是誰的便是誰的,跑不掉的,就算他拿著東西回去那功勞也是咱們的。”

    一邊說著,顧誠卻是裝作跟秦簡激戰到關鍵時刻,身形也是遁入了北山叢林當中。

    蒙山道人和藍彩蝶倒是沒感覺到不對。

    顧誠畢竟只有七品境界,此時跟六級的鬼將對戰,稍微困難一些很正常。

    徹底離開眾人的視線后,顧誠沉聲道:“五臟道人和小乙那邊可都安排好了?”

    秦簡沉聲道:“主上請放心,他們都在前方埋伏著,那人絕對逃不掉的。”

    此時在北山外圍和內部的交界處,五臟道人和小乙都已經埋伏在這里了。

    以他們的實力強殺連劍督肯定是不可能的,甚至正面對戰都不可能,但在這里偷襲拖延對方一下還是夠的。

    小乙所修煉的是五臟道人家傳的鬼修秘法,沒有名字,但卻能夠很好的凝聚鬼軀。

    而他真正的手段還是得自那湘西煉鬼一脈的秘法。

    湘西煉鬼一脈的秘法有很多種,他所得到的只能算是殘篇,有引鬼、融鬼、役鬼三種手段。

    現在小乙所用的便是融鬼,在秦簡的幫助下,他將一些兇厲鬼卒的碎片融合在一起匯聚自身,這讓身后隱隱約約有著一尊鬼將模樣的虛影,手持雙刀,煞氣沖霄。

    之前小乙雖然是煉氣士,但他卻羨慕武者那種強健的體魄,結果現在成了鬼修,反倒是體驗一下武者的感覺,雖然只是形式上的。

    而五臟道人沒了五臟廟鬼,但他煉鬼的法門還有許多,此時十多個鬼火在盤踞在他身邊,但仔細看去,每個鬼火的深處都有一只小鬼在。

    兩個人已經在這里埋伏好長時間了,五臟道人閑得無聊忽然對小乙問道:“小乙,你最想要的東西是什么?”

    五臟道人對于顧誠還是有些畏懼的,在他看來顧誠就是披著一張年輕人的皮,實際上卻是一個轉世的老怪物,自己一句話說不好都有可能被對方給捏死,所以必須要恭維,拼命的恭維。

    但之前他跟小乙相處了一段時間,他卻發現小乙有種很特別的氣場,平易近人,跟他相處起來基本上沒什么壓力。

    小乙想了想道:“我想要這世間沒有這些妖邪鬼物。”

    五臟道人一愣:“你現在便是鬼,雖然準確點來說是鬼修,但也沒了肉身,你卻還想要這世間沒有鬼?為什么?”

    小乙反問道:“你不覺得這世間其實根本就不應該存在妖邪鬼物這種東西嗎?

    我之前是道士,師父說這天下萬物都是平衡的,有陰便有陽,但我后來卻發現這并不平衡。

    妖鬼遍地,我們求神拜佛,但何曾看到有神佛降臨解救蒼生?

    有神佛,才有妖鬼,但現在神佛何在?所以我一直都覺得,這世界并不平衡,妖鬼本不應該存在。

    我師父曾經說過,人活在世上已經如此艱難,但卻還要跟死人爭命,這是劫難。”

    五臟道人愣了愣,對于他這種左道江湖出身的修行者,他似乎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這種問題。

    “那五臟道長你想要的是什么呢?”

    “錢!”五臟道人斬釘截鐵道:“當然是錢!”

    “為何?”

    小乙對五臟道人的追求有些不了解。

    他小時候便被道觀收養,所以對于錢并沒有太深的概念。

    后來加入靖夜司,靖夜司的俸祿很高的,但他吃住都在靖夜司,又沒有什么特殊的不良癖好,所以銀子發下來就被他攢著,他是真沒覺得錢這種東西有什么好的。

    五臟道人嘿嘿一笑:“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老道我不能一日無錢,這天下什么都能缺,唯有銀子不能缺。”

    說到這里,五臟道人的聲音忽然低沉了下來:

    “我是半路出家的,家傳的鬼修功法我是知道的,但在我父親那一輩就不去修煉了,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或許是修煉煉鬼秘法的報應,我父親在我幼年時便死了,在我三十多歲的時候,我的妻兒同時染上了惡疾,我變賣了家產,卻被人騙個精光,最后湊不齊湯藥費被藥店掌柜趕了出來,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病死。

    你說當時我若是有銀子,是不是就不用看著妻兒慘死了?

    從那時候我便知道,這天下只有一種病沒辦法治,窮病!

    老道我文不成武不就,就是廢人一個,拿什么賺錢?

    雖然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也不好受,但起碼這賺銀子方便多。”

    小乙有些默然,似乎他也沒想到,五臟道人這個一直以來看似不怎么著調的家伙,竟然還有這樣一段有些悲慘的過往。

    就在這時,五臟道人忽然低聲道:“我的火鬼傳訊,那家伙已經來了!”

    小乙和五臟道人立刻開始隱匿自身陰氣。

    此時的連劍督在血公子的指路下,直奔那鬼郡守的老巢而去。

    就在這時,他好似察覺到了什么,猛的一停,眼前十余個鬼火突兀的升起,結成了一個陣勢將他包裹在其中,轟然炸裂。

    連劍督做為六品涌血的高手,雖然被偷襲有些意想不到,但他反應倒也算是快,手中的長劍之上蕩漾起了一層黑色罡氣,猶如怒浪咆哮一般,徑直橫掃而出,瞬間便撲滅了眼前的鬼火。

    這時小乙也是欺身而上,身后那鬼將虛影閃耀著,陰魂鬼氣合成十字雙刀向著連劍督斬來,但對方卻是左手并指為劍,劍指接連點出,十余道劍指罡氣爆射而落,強大的力量瞬間便將小乙給轟飛出去。

    剛被偷襲的時候連劍督還驚訝了一下,不過隨后看到竟然是兩個實力遠遠不如自己的鬼物,他頓時冷笑道:“哪里來的孤魂野鬼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正好,今日讓你們連鬼都做不成!”

    不過小乙和五臟道人卻都是同時后撤,用一種怪異的目光看著對方。

    連劍督耳朵一動,他忽然聽到一聲尖銳的嘯叫之聲傳來。

    回頭一看,一只宛若枯骨手臂般的長箭正向著他爆射而來,箭身上筋膜繚繞,宛若一只只觸手一般舞動著,強大的邪異氣息從其中綻放而出。

    “這是什么鬼東西!?”

    連劍督的面色驟然一變,長劍連點,劍罡猶如蛟龍出海,劍氣連續爆發三重,但卻都無法將其粉碎。

    最后他手中的長劍跟那妖異的箭矢對撞,強大的力量終于讓那箭矢停下,但那邪異箭矢卻好像是活物一般,上面的筋膜觸須竟然沿著他的手臂撕咬而來,瞬間便將他的小臂撕裂下一大塊血肉這才被轟飛。

    連劍督捂著鮮血淋漓的右臂,不敢置信的看著正沖著他走來的顧誠,還有緊跟在他身后,一副手下模樣的鬼將!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吉林行下载安装老版